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简单说两句吧

有点难受。

刚进all盖圈的时候,就认识妹妹了。一个漂亮上进的小姑娘,青春热血追逐梦想又多愁善感的孩子。一开始我看了她说的一个梗,评论留言问具体情况,她直接给我发私信,详详细细的给我说了个彻底,热情又中二,哈哈。后来,我们又陆陆续续私信聊过几次,有关于她情感受到的冲击,也有关于她的梦想,对了,她还是个rapper,能唱硬核的那种,厉害吧。

我是真的没想到,我的一点鼓励,安慰,想的一点点小办法,竟能让她念念不忘,对我如此感谢。

一颗幼小的种子,瑟瑟缩缩的蜷缩在土里,但从未放弃挣脱桎梏,朝着有光的地方生长。我不过就是种子旁边的蚯蚓,可能连土都没帮她松一下,只不过路过的时候小小声说了句“你能行。”

何德何能,我根本没帮上什么忙。

圈子可能是越来越冷了,我拼命打call的阿月失踪了,喜欢的好几位作者少更或者停更了,可能有嘻哈二播出后又会有新的cp出现,可那也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圈子了。

物是人非,挺感怀的。

最后,我呼吁一下。如果大家看了文,觉得还不错,请给作者点赞推荐支持。在乐乎上发文,都是靠爱发电,没任何物质奖励,如果连一点精神支持都没有,确实会伤一部分作者的心。

就这样吧,多带tag请勿怪。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之后我可能不会再发文了,所以各位想取关的也可以取关了,也不必再等待我更新了。有几篇文没写完,就坑了吧。抱歉周郎,你的battle梗可能不会发出来了。也不是因为什么,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就很简单,我不想写了。写下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说自己又多辛苦有多惨,而是留给自己一个念想,等有一天回过头来再看看,还能想起来自己曾经爱过这样一群角色,爱过这样一个圈子,也想感谢那些一直支持过我的人。我是真的爱他们,爱自己笔下的角色,爱自己的每一篇文。也有很多次我会迷茫,那时候我就会问问自己写文的原点在哪里。我的原点在于自己很爱他们于是产生了各种脑内小剧场,写成文和大家分享找到更多和我一样喜欢他们的人,我写你看,我们都很快乐。然而现在我没有办法从发文中找到快乐了,因为我没办法再带给读者快乐,读者不认同我,我也收获不了快乐了,所以是时候离开了。

说实话挺憎恨自己的,我特别希望别人能够认可自己,也特别害怕别人不认可自己,这也许和我生病有关,导致自己过于敏感脆弱,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做不好,总是想做些什么去证明,去让别人认可,可往往事与愿违。(所以我说我挺懂周延的。)

其实,我也算在圈子里坚持时间比较长的人了,这个是真的很有底气说出来,从退赛刚刚兴起便尝试融入这个圈子,那时候站的还是盖万呢,莫名就all盖了。甚至可以说我算是最早写贝盖的一批人之一了,坚持到今天,我也被人追捧过,也慢慢凉下来了,我还是没能证明自己被认可已经融入这个圈子了,有一点可惜。那就是自己的局限,我尝试了这么久去突破,还是突破不了,还有点难受呢。

真正的作者不会绑架读者看过自己的文之后必须点赞评论什么的,从始至终我也没有,可是几乎每一个写文的作者,都还是希望期待着能够得到点赞评论的,看着自己的热度数和平均数慢慢多起来,还是会捧着手机趴在被窝里笑出声。我曾经受到过很多人的追捧,到现在基本无人问津,圈子冷了是一定的原因,更多的原因怪不得别人,只能从自己身上找,甚至神经病一样分析为什么有人上一篇还给我点了红心这一篇就没有,现在想想真的很神经病。总结下来,结论也很简单,读者只是不喜欢了而已。没有点赞也是觉得这篇文的水准没有达到值得自己点赞的高度而已,取关我的人也只是不再喜欢我了而已。道理我都懂,可还是有点难过。当然有人做得到真正的洒脱,可惜那个人不是我,对于我来说不被别人喜欢,就是有点小难过。自己已经努力了,去尝试了,有时间就会去写文,也全是勤奋和高产了,可这么久下来,转变尝试了各种不同的文风,东施效颦到甚至失去本心,折腾这么长时间还可是还没有能够优秀到让别人认可,就更难过,为自己才能的局限而难过。其实我知道大家想看什么,知道大家喜欢什么,从自己最近的两篇就能很明显得对比出来,可是我不喜欢,我也不想写,我写得出来,可是我不想写。我没有任何想表达写那种风格的文有任何的不好的意思,大家千万不要曲解,只是那种风格和我自己有点差距不太融合。我不承认自己文笔不好,虽然也没多好,这个是事实必须的认,但是我不承认如今凉成这样是因为文笔不好。只是怪自己没有能力给读者带来能够让他们开心的东西,怪自己心境思想的变化导致文风的变化。

我太爱他们,于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文章写的随意。我太爱我自己,所以不能接受自己那么努力去证明还是不被别人喜欢。我也尸位素餐太久了,也该慢慢回归到自己的世界了。都说rps最忌讳真情实感了,可是如果真的能够做到把感情完全从真人和角色剥离,那样也就不叫rps了吧,如果真的一点点感情都不带的话,又何必用他们的名字呢。都在说文和人要分的清,当然要分的清,可是rps真的没有办法把每一丝情感都剥离的那么干干净净。所以我习惯就带着他们真实的角色性格,感情,加上自己的脑洞去推出来一个剧情。有人说过我写的东西很真实,很贴近生活,对就是这样才真实,才贴近生活。我真的太喜欢周延和李京泽了,我快分不清了,也就没办法再写下去了。

挺感谢这么长时间圈子里一直支持我的小伙伴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圈子让我认识那么多音乐上生活上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给我过我太多力量,在我无比绝望的时刻,在我崩溃的时刻,给我太多力量。谢谢沧灵姐姐,最要感谢的人就是你,你给了太多太多支持和力量,我都会记得,并且我会坚持下去,我会证明你没有帮错人。谢谢丽老师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帮助过我,即使您现在也很少出现了,但是我依然记得。谢谢邶邶愿意听我的歌,一直为我打call。最后,谢谢周郎,我们的故事还会继续,会走下去,会走起来。还有每一位为我点赞评论推荐的朋友们,说出来可能不信,我记得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因为我知道这些人是爱我的,对我好的我都要记得。我都会记得。

文不会删,我还没火,或许自己以后还会写,只是也不会更了。有很多文自己还没有底稿,所以我会留着万一自己哪天想看了可以翻出来看看,或者如果有人还能记得我,突然想看我的文了,还能让我有一丝存在价值。也许有一天我真的火了,才会毁尸灭迹吧哈哈哈。就像最开始说的,写这个不是为了卖惨,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个纪念,纪念我曾经自认为属于过这里,纪念我曾经那么深深地爱过一群人,曾经因为爱他们写过这些文。为了感谢那些喜欢过我的人,毕竟还是有人喜欢过我的,离开的时候就一定要表达对他们最诚挚的谢意。

当然,如果有小可爱愿意继续和我讨论音乐,我还是非常开心的!

只有这次,不打end了吧。


性转 错位姻缘(主退赛)

设定在古代,为了名字符合古风会有改动,个性年龄也与真人有所不同,若有冒犯请见谅。

…………………………………………正文开始………………………………

1.

太子昊(王昊)第一次见到周琰(周延),就明白找到了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人。尽管,他与周妍的姐姐周珑(白曜隆)早有婚约。

可什么叫天子心性呢?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看上眼了的怎么能不得到呢。曾经他为一匹名马,一方古印动过这念头,如今第一次是为了一个人。

第一次见到的,是周琰的字。

新来的太傅要考教学生的本事,周琰的哥哥交上一幅字,笔力遒劲婉若游龙,太傅大为赞赏把他着实好好夸奖了一番。太子昊在一旁差点没憋住笑,太傅刚一离开,立马把他这个伴读摁在课桌上,怪腔怪调学刚才太傅夸他的话。

伴读连连告饶,只好道出实情,这是他妹妹的字。太子昊大吃一惊,他原以为是哪个名家的得意之作,没想到竟是个女子。再细一想,莫非是自小就和他定过亲的周珑,他与周珑见过几次,白白净净的一个姑娘,一见到他就错不开眼珠,没想到……

眼见他想叉了,周琰的哥哥出声打断,“不是珑儿,是我小妹——周琰。”

周  琰~~~

尾音上扬又有些拖沓,就这么拖到了他心尖上黏腻了一层。从此他看到好字会想到她,听到上扬的尾音会想到她,甚至见到落霞孤鹜都会想到她……她,该是什么模样呢?

转年三月初三上巳节,太子昊特意求母后降旨,宣所有未婚的京都名门闺秀进宫,周琰就这么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

人们总认为命运的转折是突然降临的,却不知命运早已在暗处步下了一个个陷阱,只等着懵懂的世人踏入。

尽管周琰很安分,一步也没有离开过母亲,太子昊还是在人群里发现了她。

很平淡的眉目,耷拉着,像是在向世人宣告自己的与世无争。唯独一双手生的精巧,十指纤纤的藏在袖筒里,像新剥的葱。

她就是用这双手写出那气煞千军的书法的?太子昊想。

突然,她耷拉着的眉眼,像暴雨后沙漠绿洲上的鲜花一样绽放盛开。顺着目光寻去,原来是马球比赛开始选手进场,而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平西王世子——李京泽。

对啦,她与那李京泽早已定亲,只等他和周珑大婚后便成婚。伴读曾告诉过他,大概是提防着他对自家小妹的过分关心。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周珑?

太子昊越想越烦,看着周琰和李京泽旁若无人的暗送秋波更觉气短,一个没忍住竟踢马勒疆亲自下场。太子殿下打马球,谁敢和他抗衡?自然是一路所向披靡!可他也怪,像是和平西王世子有过节一般,专门与其缠斗,宁可自己不进球也不让对方进球。李京泽节节退败,他就节节逼近,到底是少年,李京泽也被激起了火性,放开手脚拼。最后两人竟战成了平局!

傍晚,众人该归府了,周琰被一个小内侍引到一处桃林,说有个大人物要见她。等见到太子昊时,她差点想逃走,白天她就感受到了他注视自己的火辣目光,后又见他与李京泽的较量更生出些不安。现下他竟单独引她到这儿,他想干什么!

该有的礼节不可少,太子昊也由得她,施完礼后,太子昊状似不在意的把玩着枝头的桃花,问你是周相的小女儿,周琰低眉顺眼的说是。

唔,你的字儿写的挺好。
殿下谬赞。
听说你和平西王世子有婚约?
是。
你喜欢他吗?
……殿下,时辰不早了,臣女该告退了。
喔,好,欸慢着!

太子昊转身折下一枝桃花,递给周琰。周琰仍旧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太子昊不由分说,直接抓起周琰的右手塞给她。

我会看相你信吗?太子昊邪邪的笑着,你和他成不了。说完转身分花拂柳,潇洒的离开了,只剩下周琰怔在原地,对刚才那句诅咒般的预言心悸。

深夜,万籁俱寂,太子昊躺在描金绣龙的卧榻上,辗转反侧。伸出一根手指,摩挲着褥子上纹路,想象着这是周琰的眉,那是周琰的眼。今天抓过周琰的手似乎还残留着她的触感,软软的糯糯的,他仿佛还能闻到桃花夹杂着周琰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突然他的身体起了反应,他闭上眼睛想象着周琰今天是在给他加油,他比赛获胜,她目光迷离的送上一个吻……在一声低沉的嘶吼中,他终于得到释放……

如果非常喜欢的东西不属于你该怎么办?当然是抢过来!昊想起父皇对他的教导,心想不管江山还是美人都该是这么个理。

2.

当今陛下笃信巫术,皇室中人婚嫁需由巫术卜算择人,国之大巫被尊为国巫,居住在宫中隐秘处,终身不可婚嫁。

当太子昊找到国巫时,她正在为他卜算婚期。国巫年岁看着并不大,约摸三十许,但成为国巫已有很长年头,太子昊和周珑的婚事便是她算的。

男女之间的情事,起初也许并不会有那么热烈,可一旦加入了反对、甚至不可抗拒的反对因素,就会变得异常浓烈,甚至可能轰轰烈烈。

昊很通点兵法谋略,他清楚如果直接表示对这装婚事的不满,不管是严厉的父皇还是一向疼爱他的母后,都不会当回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国巫是关键。

等国巫算完婚期,昊已经饮过两碗茶。国巫施完礼后,坐在昊的对面,执壶给两人各倒上两碗茶,问其来意。昊左手食指和拇指捻住杯壁,旋了两圈,碧绿的茶水随着动作东倒西歪,一个不小心就会溢出来。他漫不经心的讲了个故事,听在国巫耳中却是一记惊雷:

乾元三年,江南六个州府爆发瘟疫,一时哀鸿遍地。国巫率领宫中禁军侍卫,前往泰山祭天为民祈福。可山中瘴气弥漫,除国巫和一个贴身侍候的老麽麽以外,其他人没多久就病倒了,只得撤到山下等候。这场祭祀持续了整整八个月,等国巫下山时人都累瘦了一大圈。瘟疫被消灭,国巫受到陛下嘉赏,随行的侍卫宫女都得了重赏。可说来也怪,一直在上山贴身侍候的老麽麽,下山后却无故消失,当时的禁军首领回京不久,就以双亲年老为由辞官,据首领老家人说,一起回乡的还有个老麽麽——抱着一个婴儿……

“太子殿下有事请直言。”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的双手在颤抖。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请国巫大人为孤逆改天命。”

“何事?”

“与周氏女的婚事,孤另有人选,”饮下一小口,成竹在胸,“孤中意的,是周氏幺女——周琰。”

“殿下可知,逆天改命需要的代价?”国巫看着太子昊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什么代价?”不管什么代价他都不会放弃。

“人命,一条人命。”她知道他不会放弃,就像她当年一样。“上天会选择你们重视的生命,在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带走。”

“孤知道了。”所以呢,难道就放弃了,不是说非常喜爱的东西要不惜一切代价抢过来吗?

三天后,国巫在早朝上向陛下递交为太子卜算的婚期,合婚册上两个漆金的名字闪的人眼晕,特别是后一个名字,简直让人以为自己没睡醒——周琰!

早朝上直接炸开了锅,特别是平西王,要不是身边人拼命拦着,早就动手了!周相大汗涔涔,偏又处在一个极尴尬的位置,既不敢出声反对又不能同意。国巫表示最近天相有变,后位偏移,周氏幺女琰为后有益于江山长治久安,而周氏长女珑,卦象上和平西王世子更为相宜。

为君者,最不能听的就是江山永固,他们会为这个虚无缥缈的梦想,去做一切荒唐事,国巫显然是抓住了这个弱点。果不其然,最终陛下力排众议,钦定周琰为太子妃,周珑被指婚给平西王世子李京泽。

几个月后,紫薇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周家举办了两场盛大的婚礼。一架火红的马车从周家出发,沿着京都的中轴线,迎着民众的跪拜,驶进了皇城;另一架排场一点不小,除开马车里周珑不甘心的哭泣,李京泽迎亲时的失魂落魄,一切都看似完美。

皇城里最高的朔风阁里,国巫把张麽麽传进来报平安的纸条扔进灯罩里烧了。直到听见外面传来的欢声笑语,才恍然大悟今天是太子大婚,走到外面走廊上,俯瞰下面盛况空前。

唉,一场错位姻缘开始了!

待续(如果还有续的话)

退赛夫妇 命运

周延算过命,李八字说他命里的另一半姓王。

之前李八字说他命里有风注定一世漂泊。他果然遭遇到一场牢狱之灾,远离家乡……

所以周延信他。

王斯然是他命里的另一半,当她出现时他就知道了。

带着光驱散了笼罩他天空的雾,和她在一起,周延嗅到久违了的家的味道。

就是她了,看着台下的王斯然周延笑的像个二傻子。

过年,周延带王斯然回了趟老家,向李八字介绍说,这是我婆娘。

李八字表情复杂,欲言又止,心不在焉的应付了几句。最后转变成对周延婆娘的同情。

老子说的是另一半,没说是婆娘啊!

王昊是横行霸道从天而降的变数。

他把周延抵在楼梯间拐角处的墙上,问你是不是喜欢我。鸭舌帽下一双大眼睛在晦暗不明的灯光里跳动着火焰。

周延不是个好演员,更糟糕的是,他演不好关键的戏。

他双目紧闭,嘴上兀自强着,你个小鸡儿屎发撒子疯。这下王昊笑了,你都不敢看我还敢说心里没我?

周延语塞,在昏黄的灯光中和王昊对视着,像是飞蛾扑火。周围是如此寂静,反衬出他心里场景喧嚣……

他想起来算命时李八字的表情古怪,他想起来在他一再追问下,李八字含含糊糊的说——另一半姓王。

为什么是另一半?他明明问的是婆娘啊!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不对。

用力挣开对方的束缚,他要冷静冷静,可下一秒就落进一个更大怀抱,喔不对,还有一个吻。

……

又过年了,周延带着另一半回老家,还没给李八字介绍,他大手一摆说老子晓得,朝周延戏谑的眨眨眼睛。

王昊笑的像个招财猫一样,忙给李八字散烟,徒留周延在一旁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