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伪贝万/伪贝盖 我未参与的时光 1

第一章,人物还没出来全,先带tag

今晚繁星当空,大概是早上下过大雨的原因,星星像洗过一样闪亮。这本该是一个完美的夜晚,如果,没被放鸽子的话。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放鸽子,但不代表不会感到失望和窘迫,整理下仪容,保持礼貌的微笑,招呼侍者结账,就好像坐在这儿晾了两小时人不是我。

“你好小姐,老板说这一顿算他的,要不你就太可怜了。”服务生眼神里带着同情。

哑然,留下一大笔小费拿起包落荒而逃。很想感谢他们的善意,但不得不说,这份善意让我这两小时以来竭力扮演的独角戏变得滑稽又可笑。

女人的幸福是什么?足够的金钱,令人艳羡的婚姻还是美丽的容貌?如果是这些,那为什么我还是感到不满足,甚至,是在枯萎。唉,翻个身,凌晨两点审问灵魂,不过是让问题变得更无解。

身后传来一阵温暖。

“不好意思,突然有点事儿。”熟悉的开场白,今天却特别讨厌。

“没事,我理解。”要不然呢?大半夜互相家暴?

“礼物已经放在客厅了,三周年快乐。”带着鼻音,迷迷糊糊的说到。

“谢谢。”不知为何,居然有点感动。

没有回话,他的睡眠一向很好,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赤着脚下床,走到落地窗前。今晚月色很美,月光洒向人心里的每个角落,犄角旮旯里那些平时刻意忽视的情绪,也想晒晒月光,于是纷纷冒头。

三年了,结婚三年以来,我们分享一张餐桌,一个沙发,一张床,却从不是一个家。我竭力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与美好,世人也以为我们是幸福的一对,可只有我知道,一切都是伪装,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推开窗,想要融入这一片月色中,身旁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把窗阖上。 转过身,微笑的无懈可击,“怎么醒了?明天不是还要去西安吗?快去睡吧。”想要轻推他,手腕却被某人捉住了。“两张票,明天你也去。”嘴唇几回张阖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别的。

笑容停滞在嘴角,他还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自作主张的打乱对方生活还理所当然。

那,去还是不去呢?

……

“好。”

西安,北纬34度;东经108度,六朝古都,西北核心,传奇的诞生地,他的半个精神家乡。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几乎就能感受到他的变化。我和他第一次到西安还是刚结婚,接受一家本地媒体的采访。他健谈这点是通过那次采访才了解到——通常我俩一天说不过十句话。看他和一个对黑怕颇有了解的记者能聊的那么开心,说实话,我有点儿嫉妒。只是最终结局不太让人满意,报道里面关于黑怕的部分少得可怜,倒是关于我们“奉子成婚”的“真相”描写的活灵活现。 也不怪他们这么写,虽然他退居幕后多年,也少有露面,但他的才华,英俊,过往的传奇,甚至神秘感都进一步造就他的名气。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律师闪婚,还能是什么呢?爱吗?

接机的是几个多年老粉,从他们随意的氛围能够看出。

“老贝,怎么不常回来啊,大伙儿都挺想你的。”

“哥你做的那首新歌吊爆了!年度最佳EP!”

“壳总上午刚到,妈呀,他都快胖成球了哈哈哈!你们见面一定要提醒他减肥。”

“那还不把壳总气疯啊哈哈!”

嘴角上扬露出一点虎牙,很显然,他心情不错。

“贝贝,你们……还能合体吗?”

……

“马上,就是十年了。你们……还能合体吗?”

嘴角恢复了原型。

“哎呀,你突然说这个干嘛,贝贝他们自己知道安排。”有人出来打圆场。

“我知道,我就是,就是想看他们整整齐齐再上一次台,再唱一次!”声音隐约带上一丝哭腔,“不是说好十周年再一起上一次台吗?这眼看就十周年了啊……”

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李京泽拉着我走的飞快,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听说,他有过颇为一段传奇的过去。不想用听说两个字,但实在是对他知之甚少。

在和他结婚前,我和他见面次数一只手能数过来。第一次,我作为被告律师去见他,希望可以达成庭外调解,他在录音室从白天待到黑夜,出来后丟给我一句:“回去告诉那小子,敢抄就要敢认,贝爷陪他玩儿到底。” 如果那时候谁告诉我三个月后会嫁给他,我估计会送他一个精神科专家号。

可现在我就坐在他身边,以他妻子的身份和他的朋友们打着招呼。

“你好,我叫西子,是这个胖子的老婆。”这是个留着波浪卷发的美丽女人,很开朗。

“瞎说几把啥呢,谁胖啊,这叫福气。”她身边的男人我认识,叫刘嘉裕,李京泽叫他壳。

刘嘉裕的大嗓门终于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李京泽,不介绍介绍啊。”

“是啊,你们婚礼也没办,见面总得介绍一下吧!”这两人我没见过,其实他的朋友我大多不认识,挺不好意思的,毕竟浪费了三年时间。

带上标准的微笑,“大家好,我叫泊如,也可以叫我小如……”

“叫嫂子。”他突然发声。

诧异,他是在维护我吗?

“喔,嫂子啊,嘿嘿嫂子好。”气氛活跃了许多。

“壳,这次怎么没把你闺女带来?” 说话的男人很斯文,好像是叫毕冉吧。

“人家有自己的小伙伴儿了,不爱和我们玩儿喽。”说起女儿,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中年人,也变得温柔起来。

“老刘,真没想到你会是我们中第一个结婚的!而且还成了个女儿奴哈哈哈!”

“谁说不是呢!欸,要是你闺女长大碰上个和你当初一样的混小子怎么办?”

“敢!看我不削死他!”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热火朝天的气氛里,我端着杯果汁静静的听他们每个人说话。太久远了,对于他十年前的事我一无所知,此刻听着他们断续的描绘,反倒产生了兴趣。转脸去看他的表情,嗯,嘴角是翘起的,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过往的岁月在眼神里流淌。

手托腮,仔细打量我的男人,或许早就该这么做了。

李京泽啊李京泽,我未参与的时光中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