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性转 贝盖 渺沧海大结局 上

一月吧,写了前面两章,中间脑补过多没时间写,直接大结局了。设定狗血,周延是刘嘉裕的皇后,老刘死了以后扶持小太子王昊做了新帝,和权臣李京泽从提防到相爱,后面嫁给李京泽(参考大玉儿和多尔衮)。王昊长大对后妈周延也有感情,同时忌惮李京泽的权力(李京泽应该没反心,男人间的瑜亮情结吧),在皇后程剑桥(没错,就是这么狗血的设定)的帮助下一点点掌握实权,最后发动政变。大结局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aiaiaiaiai261  @Wind  Shine 感谢催更,要不然,我绝对是写不完的。

风暴来临之前总是异常平静,直至黑云压顶的那一刻,人们才惊愕的发现,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周延清楚李京泽和王昊之间必有一场较量,也无数次想过会是怎样的场面,只是无论怎么想,都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惨烈。

七天前的深夜,宫中来人传召请她进宫,说是程皇后突发疾病想见她。她本想带上鲁愚的,临走却被赵桃拦下。

“姐姐自己去吧,鲁愚还小,还是留在家里为好。”烛火映照下,赵桃的脸色第一次这么严肃。

七天,短短七天时间就换了天地。驻守北疆的李京泽被弹劾里通外敌逃离在外,周延被软禁在宫内,赵桃带着鲁愚逃向陇西。

周延不禁回想,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出错的?是从昊帝和程后大婚开始,还是他亲政以后,或者是其他更为隐秘更加毫无察觉的时刻。她甚至在想,如果她没有嫁给李京泽,或者李京泽从一开始就反了,现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驻守北疆的李家军,洪华朝最英勇的铁军,没有死在匈奴人的弯刀下,却被自己人断了后路,饿死冻死在自己保卫的城门下;于魁,这个李京泽一手提拔起来的汉子,为给兄弟们换归城机会于城下自刎,却被砍下头颅挂在城头;与此同时,陇西李氏祖庭陷入一片火海,大火之后,人们在废墟里发现两具焦尸,一大一小,互相紧抱住,面貌全非,只有身旁掉落的玉佩昭示着他们的身份……


长乐宫内,周延跪坐在塌上,看着炉火眼珠一动不动。

“夫人,您别这样啊,您哭出来吧!”王齐铭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哭?为什么要哭呢?周延想象不到火焰在肉皮上燃烧会是怎样的疼痛,更不能想象这一切会发生在她的亲身骨肉上。

站起身,无意识的向前走几步,嘴唇张阖几回,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突然感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躺在地上,最后一个眼看见的是王齐铭哭喊着扭曲的脸,窗外在飘着雪,万慈十五年的冬天终究还是来了……


雨过天晴,初夏时节池塘里已有蛙鸣,周延呆呆看着窗外,全然不理会门口的这个年轻男人。

“都下去。”他好像很有威严。

王齐铭不太放心,但势比人强,担忧的看了一眼周延说道:“夫人,有事叫我。”然后出去了。

“今天好一些了吗?”他坐到了周延对面。

“太医说你是急火攻心,宁可封闭自己也不愿面对现实。可这都大半年了,怎么,唉!”说着说着他叹了口气。

他好像很关心我,可他是谁呢?

“不管你信不信,那把火不是我让人放的。”他的目光很真诚,“我想杀他,但不会杀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我……有过孩子?

“有个消息你听了准高兴,他在陇西起兵了。”

起兵?外面打仗了吗?

“还有几路人马响应他。哼!一帮趁火打劫的小人!”他见周延依旧懵懂的看着自己,伸出手想为她顺一顺鬓边的耳发,手到鬓边周延却下意识朝后躲闪。

“不是什么都忘了吗,呵!”年轻人的声音带上一丝自嘲,站起来,“这次我要亲自去会会他,我要天下人看看,师傅和徒弟,到底谁更厉害!”

周延抬头看向这个陌生男人,却从他身上看到一个少年,还有,年轻时的自己。自己穿着华丽的凤袍牵着少年的手,一步步走上金光闪闪的高位,那时的她没有意识到,少年注视她的眼神里,有敬重有信任,还有爱慕……

也许,我是真的忘了很多事吧。周延想。


接下来的时日里周延没再见到那个男人,除了王齐铭以外,她最常见到的是个瘦小的女人,他们叫她皇后。

“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王齐铭对她很警惕。

周延不知道自己是否相信她,只是本能的对这个女人有好感,可能是因为相似的口音,也可能是因为她眼中偶尔流露出的愧疚。

这个女人常常给她送些新奇的吃食,絮絮叨叨给她讲些故事,那些故事的主人公只有一个名字——母后。

“我第一次见到母后啊,是在御花园,她坐在御座上,浑身都在发光,那时我就想这是什么样儿的人物啊,再看看自己,更气馁了。”捡一颗蜜饯递给周延,“后面我下定决心,要成为像母后一样的人物,什么都学,可什么都没母后好呢。”

“李家那把火不是陛下的旨意,母后您别怪他。我也是母亲,我得为我的儿子着想。”愧疚又一次从她眼中流了出来。

“若有下辈子,我还给您,这一世您恨我吧。”



TBC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