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十年

我很少在老乐上写私事,一来我天性谨慎不爱把私人信息发网上。二来日子总是千篇一律苦恼又可以自我克服,觉着没必要上来伤春悲秋,矫情是年轻人的专利我很老了。

但今天我想要说点什么,记录点什么,在这个平凡又特殊的日子。

十年前我还是一个中学生,矫情迷茫爱看张爱玲,对了,绝对不穿裙子!管你长裙吊带一律不穿。谁要告诉我长大后衣柜里近一半都是裙子,十年前的我能膈应死。五一二那天天气不错,我记着我们穿着夏季的短袖校服叽叽喳喳说着话准备上课。我同桌是个唱歌很好听的女生,她本来在和别人说话,突然转过脸来问我,有没有感觉,地在动?

地,在动?我没明白她的意思,地怎么会动呢?估摸也就过了一两秒吧课桌椅开始抖动,头顶的灯管大幅度的摇晃。

地真的动了。

08年以前地震在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是一个科学常识性词汇,它存在在科教片中,存在在唐山大地震幸存者的叙述里。我们从没有想过,它是隐藏在我们身边浓雾里的怪兽,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张开了血盆大口。

随着墙上挂着的画啪嗒摔到地上,我们如梦方醒。

因为距离震中较远,一切有惊无险甚至现在想来还有颇多有意思的事。班里有个女生和我关系挺好,大家撤离的时候她坐在原位上哈哈大笑,急得我捎带手拉着她一块儿跑下楼。说真的,到现在我也没弄懂她的笑点,看我们乱成一团很好玩儿?班主任王老师,平时挺不招人待见的,地震来的时候守在教室门口,确认所有人走了之后才下楼,从那以后我见到他都挺恭敬的。我们跑到了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同学问我们怎么都下来了,后面才知道,他们是一点都没察觉到。有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给我说,你知道吗?我刚把球踢到树上你们就乌泱泱跑下来,我以为我搞丢球的事儿这么严重呢!哈哈想想都好笑。

一晃竟然就十年了,这些回忆明明还带着那个初夏的温度未曾褪色,我们就大了,老了。

和我手牵手跑下四楼的女生当了妈妈,她女儿很像她;王老师不知道还是不是老师,和漂亮的计算机老师结婚没有;说了无数次要翻新的操场,在我毕业后两年总算动工了。

十年,新的轮回,生活是世俗的,飘着烟火气的长久和平安。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