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整两句儿。

这几天没功夫上来,之前在火车上钻山洞,趁着有点网上来一看,好家伙,老早以前写的东西又有朋友给我点赞推荐,说实话,特别开心哈哈哈!乐乎写文不能变现,一个红心蓝手都算精神支持,大家这种习惯特别好,希望对别的写手也能这样。

特别感谢 @未命名 ,我的西安之行,因为有未老师的指导,行程紧凑气氛活泼少交很多游客税,笔芯。

絮絮叨叨说这么多,总算要说正题了。一月吧,我写了篇渺沧海,脑洞是来自一句古诗“将军临老病,赐剑咸阳西”。不得不佩服古人,十个字,足以让人脑补出十万字小说,于是提笔把脑洞里的故事写了个一二。后来,方方面面的原因(其实就是没什么人看,自己又懒)这篇文萎了。三月还是啥时候,有位朋友留言希望我把这篇写下去,她很喜欢,我懒啊顺口答只写结局不写过程啊,她过一会儿回我,好的。前几天又有一个朋友知道那句诗后,套(鼓)路(励)我写完。想了想,不管结局如何,也是该给我笔下的他们安排个归宿,这几天构思一下,把渺沧海完结了吧。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