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绿绿绿绿绿绿绿 谢谢绿老师的画,盖的照片里最爱的一张以这种形式来到我身边,灰常开熏!

拍这张照片的人,绝对是个人像摄影的顶尖高手。可能那天他构思了很久要怎么取景,镜头要从哪个角度拍,也拍了很多张佳作,但都没达到他心里想要的感觉。总有种劲儿,没泄出来,在他心里左右乱串,又总从指缝间溜走。最終他放弃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可能都走到了门边儿,突然感觉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召唤他似的,他神使鬼差的回了头。而就在这一瞬,周延的无奈,疲惫,委曲求全全都不自觉从心底喷薄而出溢到了脸上,老天把着他的手迅速按下快门,将这一刹那的周延,彻底定格在了时光中。照片上的他臊皮耷脸,一副随人揉圆搓扁的模样。黑白的色调是强助攻,单调的色调更能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脸上的斑点,额头的皱纹上。就算无意了解他过往的人,也能由此联想到自己郁郁不得志的父亲,亦或是隔壁老婆跟人跑了的吴老二,继而产生共情,品出他血里的苦,命中的难。

比起开的正盛的娇艳的花儿,我一向更喜欢经历过风霜行将颓败的花儿,唉,怪人……

之前绿老师给我看过命盘,一个80分的盘,正正常常普普通通,按部就班死都死的不出奇的盘,除了不能躺赢以外其他都满好的。我不满意,我想要传奇,在过够这一生没有新的期待之时,在非洲大草原上和斑马赛跑,和犀牛角力,对着狮子竖中指,然后狂笑着葬身狮口。

好吧,我就是想想。

有朋友在等我一篇文的大结局,一直没下笔是因为想安排个好点的结局给他们,我的文总有遗憾,就像我的人生。最后大概还是会写死吧,只是看如何死的传奇了,我爱传奇。

留了一些坑,不管有没有人看吧,有想法了就写,哪怕最后留作故纸堆,挺好,传奇的故纸堆。

评论(2)

热度(38)

  1. 绿绿绿绿绿绿绿沧灵 转载了此图片
    这个在我们画室墙上呆了一个月的沧桑有质感的男人当时把他当范画做了 就是想示范一下灰调为主如何区分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