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芽光/豆鬼 性与灵(下)1

眼看快要写完,手一滑,删了。很好,很爱我自己,我果然是最幽默的。重新想了想,脑子里又塞了些情节进去,干脆重写,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不一次写完了。是《性与灵》上的下集,集合观看效果更佳。今天这部分鬼老师没出来,但前后文都和他有关,所以还是带上了tag,请见谅。



肖佳最近回来的很晚,郑光知道他在和一个生面孔合作,有空的时候问几句,没太在意。

信任,是爱情的基石,就算玩家也不例外。何况,郑光对肖佳很有自信。

郑光比肖佳出道早,人气高,最早肖佳算是他罩的。他们相识在一次音乐节。肖佳那会儿更瘦,太阳穴那儿的青经在太阳下颜色深红。没有足够脂肪支撑,整个人歪歪扭扭的挂在郭啸身上,像是没骨头。郑光去后台找郭啸正好撞见这一幕,等肖佳出去候场了,才偷偷问郭啸:“你姘头?”郭啸一个烟头丟过来:“你姘头!老子宇宙第一直男不知道啊!”“那是谁?瘦的跟吸了毒似的。”“肖佳,刚毕业大学生,歌儿唱的好。对了,嗓音挺像你的。”

像我?郑光留了个心。肖佳上台的时候,郑光特别注意了下,而这一注意就造成了后来的冤孽。

肖佳在台下总是笑容和煦,和谁打招呼都是bro,一副人畜无害与世无争的面貌。可一上了台却像是猛兽出笼,眼神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桀骜,无论韵脚词意还是现场感染力,都是新人里的佼佼者。他在台上尽情挥洒,台下也被他燥翻一片群情激荡。一曲終了,年轻的诗人站在台上,一束追光从他头顶落下,在他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他深深的喘着气,像上帝一样伸展双手,迎接信众的山呼海啸。稍稍平息一下后,肖佳准备唱第二首歌,他转过头准备向郭啸示意,结果余光瞥见侧面台上站着的郑光。

郑光笑了笑,挑了下眉,放开本来抱着的双臂,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肖佳的眉眼也带了丝笑意,朝他眨了眨眼又开始唱下一首歌。



音乐节结束以后,主办方开了个小型庆功趴。演出顺利完成大家都挺高兴,你来我往,商业互吹。郑光和肖佳被各自的厚密拉了过去,坐在包间的两头。肖佳端起酒杯朝郑光示意了下,郑光会意也端起酒杯朝他点点头,两人隔空喝了一个。过了一会儿,酒酣耳热之际,肖佳应付完来敬的酒后,顺道过来解救了被粉丝缠的不行的郑光。

“你是不是和老郭说,我瘦的像吸了毒似的。”肖佳装着很正经的问他。

“是啊,谁知道你飞不飞啊。”郑光也装着很正经的回答,就是后背被洗手间的门硌的有点疼。

“那要不,你验验?”肖佳温热的气息喷在郑光耳边,痒痒的。

“行啊,验就验。”唔,他的舌头是甜的,郑光想。

趴体结束的时候,郭啸接到郑光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很明显有两个人的声音,其中一个是郑光,他让郭啸帮他把外套带走,他不回来了。郭啸听见他那边声音喑哑,偶尔还传来一两声压抑的呻吟,当下就明白了。妈的,又不知道和哪个小白脸去鬼混了。郭啸看看周围,没看到肖佳,他顺嘴一问:“你看到肖佳没?那小子也没见人影了。”“别担心,他现在和我在一起。”话刚说完,电话那头的郑光又传来了一声闷哼,与之同时,一声叹气声也一起传到郭啸耳朵里。这个声音在刚过去的几个小时前,才在音乐节上大出风头,郭啸头皮一麻。


妈的,见鬼了!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