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三面往事

性转,周延为女,一切虚构,不撕逼,喜欢请以小红心和小蓝手支持,欢迎评论!



周延只见过李京泽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李京泽像只阴沟里的老鼠躲进了她的屋子。他的左臂中了枪,尽管右手紧按着,却还是在簌簌的淌血。人都快站不稳了,眼神却冷静到近乎冷血,“你有个弟弟叫程剑桥是吧?”墙上挂的奖状出卖了主人。“不想他有事,你该知道怎么做。”他们的第一句话,就如此别开生面。

结果嘛,周延给来搜人的人说,有个瘦子朝东边跑走了,对了,他好像还有个背包,挺沉的样子。

隔着一根蜡烛,她给他绑扎伤口止血。豆大的烛光的风中左摇右摆,投出她的影子在墙上放大,然后张牙舞爪。

李京泽眼看着她在自己身前身后忙活,从他的位置看下来,只能看到周延的额头和鼻尖,一颗汗珠从额头沁出再顺着鼻梁滑到鼻尖,最后随着动作被地心引力带走。本不算清秀的眉目,在烛光摇曳下也还算顺眼,怎么说呢,干净,对,就是干净。

天快亮的时候,有人来接他,用周延的电话通知的。来的人周延认识,准确说整个下半城的人都认识——刘嘉裕,红花帮的头儿。

“没死。”

“嘿嘿,死不了。”

“那就再作。”

“爸爸福星高照,不怕。”

“谢谢小姐仗义援手,你昨晚受惊了。”这话是对她说的。“这点小心意请收下。”

身后的随从把一个牛皮纸袋交给她,手里的重量是个可喜的信号,昨晚的损失有了超额的补偿。

这只湿漉漉的老鼠,坐在南瓜马车里人模狗样的离开了,在车窗完全合上之前,他记住了这个违规建筑物的具体位置,还有这个让他感觉干净女人。

干净,难得啊。





干净?干净个屁!

第二次见面,李京泽简直想把自己这双招子抠出来,摔在地上,再踩上千万次,直至零落成泥碾作尘方罢休。

他妈的,一个万人骑的婊子,他居然觉得干净!要让道上兄弟知道了,他贝大爷还有什么脸面!

周延也挺诧异,莲湖可不是他们的地盘,他怎么敢跑这儿来?带头儿的姐姐说今晚的客人出手很大方,就是他们?还有,他好像很不高兴?自己得罪他了?

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嘛,海底捞里的针也挺难捞的。

终于,在周延要跟一个男人出去开房的一瞬间,场面失控。

先是拳脚,混乱中有人先动了枪,一声带着硝烟味的鸣响后,人群尖叫着四散逃离。

周延被一双修长精瘦的手拉着,拼命跑,直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耳边,子弹咻咻的飞过,后面隐隐约约传来呼喊声,越来越远……在脱力之前,她被甩进一个车库,李京泽紧接着躲进来,在门边摸索着按了一个按钮,大门合上。过了十几秒,一串脚步声跑过门口,没有停留,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们安全了!

一股力量在她刚刚放松的时候袭击了她,天旋地转,世界在她眼里调了个个儿。周延惊叫着被李京泽扛在肩上,又扔到车后座里。

“你给钱吗?”男人的荷尔蒙味道再熟悉不过。

“爸爸给命,你敢要吗?!”一个挺身,彻底进入了她。

染上情欲的喘息,压抑着欢愉的呻吟,身体比思想更忠诚。

说到底,什么干净,什么脏。脱下这身西装礼服,谁的老祖宗还不是森林里来的?

男人和女人,谁也离不开谁,都别嫌。

完事以后,周延穿着李京泽的衬衫在车库里左摸摸右看看,她的衣服已经在昨晚光荣牺牲了。如果是正常的买卖关系,她一定会要求对方赔偿,但现在,她也闹不清楚,这到底算什么了。

“这个你留着。”李京泽把一串菩提子戴到她手腕上,“不许摘。”

这是你的命?周延斜眼看他,那可亏死了。

“我妈留给我的,给她未来的儿媳妇儿。”车库里光线很暗,反倒显得李京泽目光如炬。“我惹的事,我去了,了了的话,我娶你。要没了了,暗门里边有点钱,亏不了你。”

周延没说话,咬着嘴唇摩挲着右手腕上的菩提子,犯了难。






李京泽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西安从来不是红花帮一家的天下,派克特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大度。

他给刘嘉裕留了个口信,然后大摇大摆进了nous总舵,然后派克特派人给刘嘉裕送了个口信——贝爷的背包,让他走的好缓慢啊。

刘嘉裕带头,红花帮兄弟拆迁办附体,把李京泽家掀了个底朝天。没有,什么都没有。操!有又怎么样!就能保证派克特拿了东西放人?纵使刘嘉裕鸭蛋成精,此刻也稳不住了,天亮之后,西安城两大帮会必须要分个高下!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就在第二天黎明破晓时分,在上下半城剑拔弩张,浇上汽油就能凭空冒火的气氛中,一个女人扣响了nous总舵的大门。

在派克特眼里,周延是个不合时宜的女人。

没有谁会傻到主动找对头说,你看,我是你对头的女人,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档口。

她就这么做了,还理所应当。

你来干嘛?派克特问。

来接我家男人回家。周延答。

“很好的愿望,不过凭什么?”

“就凭那个背包。”周延的眼神很柔弱,很坚定。“我男人拿了您的东西,是他不对,他也赔礼道歉了。要不是您的兄弟先动枪,现在这东西一家一半,有生意大家做,下半城给您留个门路,也是美事一桩。”

“现在东西在我兄弟手里,我们在天亮前没到家,他就直接送到警局”周延顿了一顿,接着说到“当然,还有别的选择。”

摸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灰色背包躺在地上,拍摄时间显示是昨天半夜。

派克特看到背包,眼中有精光闪过,说话也软了几分:“你叫你兄弟把包送来,只要送来我就放你们走。”

“可以,但是我要先看看我男人。”周延想了想说道。

这是李京泽第三次见到周延。从他眯缝着的肿眼里看过去,周延穿着件皮外套,见到他出来高兴的眉开眼笑,可笑着笑着就哭了。

真是,哭什么?李京泽伸出手去,隔着一大片空气给她擦眼泪,他在这头擦,周延在那头哭的更厉害了。

好了,人你也见到了,赶紧叫你兄弟把包送来,你们就可以回家了。派克特很友善的建议。

“那可不行,”周延边摸眼泪边说,“真要来了,我们一家就真可以到奈何桥上斗地主了。”

“操你妈!你这娘们儿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一个小喽啰听见这话,骂骂咧咧的走过来。

就在此时,周延把皮外套朝外一敞,大声喊到,别过来!而皮衣里面,整整齐齐挂着两排手榴弹!

晨曦的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势不可挡的照亮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阴影里躲藏的魑魅魍魉,一碰着阳光,立即灰飞烟灭!

周延扶着李京泽走出来了,脚步一深一浅,只有两个人紧靠在一起,一个在哭一个在笑……



结婚那天,西安城上下半城的兄弟都来了,刘嘉裕和派克互相拱手作揖,笑的一团和气。周延对这个结局很满意,暗门后边有三样东西,钱,背包,手榴弹。她拿背包换来了上下半城间的和解,或许是暂时的,不过有谁在意呢?用手榴弹换来了一个丈夫,这个应该是永久的吧。


周延只见过李京泽三次,而第四次她成了李太太。


…………………………全文完…………………………

手榴弹这个梗,用的是《蛊惑仔》里面,山鸡救陈浩南的梗,特此说明。

评论(18)

热度(60)

  1. Le soleil沧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