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亲爱的路人(观vava特辑后的小脑洞)


Vava最近想杀人,先用大棒子一棒敲晕,再拿小刀一片片凌迟。

暴力,血腥,解气。

这种感觉上次出现,是她发现前男友劈腿闺蜜的时候。她边刷着手机,嘴里一边嘟囔。

操你妈哟!老娘哪里比不上那个奔四整容怪!妈个鸡!

tt想要安慰他的好猴蜜,说哎呀,不是你的问题啦!完全是他自己眼瞎,我好人做到底今晚去酸总吧里玩啦。

玩玩玩,你就晓得玩。vava愣他一眼,“你的豆芽和你的语文老师都快成连体婴了,还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哪天真要收人结婚请柬,我给你唱凉凉。”

tt心想,vava现在是火力全开,谁撞谁死,自己还是躲远点吧。

晚上还是有局,酸总新吧开业,大家都来捧场。不愧都是一个圈里出来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节目,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提某王姓rapper给嫂子做头发的事。

周延说,祝酸总生意越做越大,下次可以考虑开家美发连锁。布瑞吉说,盖锅,你那个圆寸用不着美发,少说话多喝酒嘛。

vava没理他们,在一旁刷手机。

鬼卞说,刚下节目就来了,还没吃饭,我空腹不能喝酒,一杯倒。豆芽拖着软糯的南音说,那怎么行呢,酸总,这里有吃的吗?面条,炒饭,水饺之类的。

场面一下寂静,tt的智慧在这一刻闪耀万丈光芒,“水~睡觉!你们俩要睡觉就去酒店啦,酸总这里怎么睡。”

vava还是没理他们,继续刷手机。

黄旭说,你们先喝,我接了部电影,导演刚打电话来,让现在过去讨论剧本。

艾福杰尼说,说……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vava总算没有刷手机了,她心里堵的慌,只好拿酒精撒气。只怪自己太撒比,节目上点都不懂矜持,现在肯定有好多平日瞧不上的萨克在看她大美娃的笑话。

灯光旋转,眼前的酒瓶跟着转,越转越像某个带鸭舌帽的混蛋。

转你麻痹,看老娘不喝死你!

众人在一旁干着急,周延说劝劝她吧,别伤害自己啊。接着又说起他那套周式哲理:“她是她妈的女儿,是她未来儿子的妈,不能逃避,只要逃避一个,她的人生就会垮掉!”tt说,盖哥,你这么牛逼你去劝吧,反正我不敢。周延斜他一眼,说怂。大步走到vava边上,江湖道义,庙堂情理,人生哲学的说了一通,直说的口沫飞溅,手舞足蹈。

vava静静的看着他,问:“盖哥,你春晚彩排准备的怎么样了?”

KO!

没人再敢劝她大美娃了,vava憋的气足以让她胸腔急剧膨胀,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还有谁!


还有我。

一只修长的手直接端走vava手里的酒杯,接着,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披到了她的背上。

是李大奔,逆着光站在她面前,身影被笼上一层光晕,不知为何,vava感觉他有些哀伤。

够了。他说。

奇怪,你凭什么管我!vava起身去抢李大奔手里的酒,一个踉跄跌落在他怀里,被李大奔顺手捞起来扛到肩上,离开了。

据后来参加party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多位rapper回忆,李大奔那晚,真他妈爷们儿!

vava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陌生的房间,熟悉的装修,明显是在酒店里,索性,衣着完好。

凉水扑到脸上,昨夜的记忆也一点点复苏。她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记得她怼了盖哥,记得李大奔把她的酒抢了,记得李大奔把她带走,或者说扛比较合适……

她还记得李大奔把她放在床上,她还记得她抱着他哭的一塌糊涂,她还记得李大奔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离开……

啊!现在要怎么去面对李大奔啊!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穿我的穿我的新衣……”,来电显示,李大奔。

冷静,装作什么都想不起来。清理下嗓音,接通电话,“喂。”

“你醒了。”

“嗯。”

“多喝点水。”

“好。”

好,干得棒极了!就在vava马上挂断电话的刹那,李大奔又说了句:

“小姑娘不要在外面喝酒,容易出事。”旧事重提,偏还带了点教训的语气。

vava奔溃了,李大奔,你到底懂不懂套路啊!马上贴上耳朵。

“李大奔!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你va姐!”

电话那头的李大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字一句的说:

“没有。”

没有,他敢不承认。vava迷糊了,她想起来节目里李大奔称她为va姐,还想起来李大奔悄悄给她画的画像,她被大魔王选中,兴高采烈去和pg1击掌,李大奔追她身后给她整理衣服……

有些真相从回忆深处笑盈盈的走来,跟她say hi!


此时酒店大堂悠扬的歌声传来:

那时候 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 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 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 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