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旭辛(掺杂一点点贝盖,豆鬼) 旭辛往事

看黄旭,辛巴battle表演赛之后的脑洞,博君一笑,不上升真人不撕逼,喜欢请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作者很需要鼓励,谢谢!

………………………………正文开始…………………………

辛悦铭甩甩脏辫在球场边上玩儿足球,一颠,足球欢欢乐乐的在他鞋尖上蹦跳起舞。几个小姑娘朝着他的方向叽叽喳喳的议论着,间或传来几声压低的娇笑。

唉,真吵!

黄旭还没来,他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如果是个跷跷板,黄旭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个。

新疆钟汉良,aka大众男朋友,地下battle rapper里难得的肌肉型男。

黄旭十三胜的时候,辛悦铭也在场。

黄旭在台上霸道犀利,吐出的都是押韵原子弹,直打的对手没有招架之力,场内气氛一波接一波被点燃。辛悦铭在台下疯狂打call,拼命记他的韵脚,一团火从他脚底心烧到头发丝儿,烧的他头晕目眩。

赛后,派克特攒了个局,西安城里有头有脸的rapper都去了,包括辛悦铭。

他露着一口大白牙,端杯酒凑到黄旭身边,说boom哥赏个脸呗。黄旭高他大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你还是学生吧?喝啥酒啊。接过辛悦铭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接着说,别记我韵脚,你词写的比我好,平平仄仄,形形色色。亏你小子想得出。

……

真是……太他妈性感了!

辛悦铭突然疯狂意淫,那层薄薄的t恤下,黄旭的裸体到底是什么样的。

之前,辛悦铭的生活只有两件事:hippop  花式足球

现在,多了一件事:追黄旭

辛悦铭追黄旭的方法就一条,死缠烂打。很土,很有用。

黄旭天南地北四处参加比赛,辛悦铭就追着他的行程表跑。不知道追了几站,大概也没几站,他就睡服了黄旭。黄旭问你个小辛巴,上了我这老刀疤的贼船,冤不冤的慌?辛悦铭看他身上的夹克贼不顺眼,冤啊,千里送一炮能不冤吗?边说边扒衣服,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还披什么皮啊!

人脱了皮就只剩下兽性,小宾馆里彻夜炮声不断。

冬夜,比赛完了有粉丝要合影,辛悦铭别别扭扭的帮他们拍照。几个女孩把黄旭围在中间,又挽胳臂又比心,拍完还要加微信,可把辛悦铭委屈坏了。黄旭薅他头发,说你他妈瞎吃什么醋,人都是你的还不满足。

不满足,当然不满足,辛悦铭要的是黄旭能在nous全体兄弟面前说这句话,要的是能拉着他的手给那些迷妹看,而不是他追在他屁股后面,才怜悯施舍出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黄旭总算姗姗来迟,辛悦铭很想对他发火,酝酿了好一会儿火气都提炼成了子弹,旋转,加速,射出枪膛,打在黄旭身上却变成了柔柔软软的棉花糖。

“今晚我们去看电影吧。”

唉!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电影是午夜场,在莲湖附近,选在这儿主要的原因是,这离辛悦铭的家近——和黄旭好上以后,他特意买了个非常大的床。

电影演的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昏暗的环境,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分散在影院的前排。可能是辛悦铭先主动也可能是黄旭先按耐不住,总之如果那时有人往后排回望一眼,一定会瞬间面红耳赤。

电影结束已是深夜,辛悦铭挽着黄旭的胳臂蹦蹦跳跳的走着,穿过这条小巷就是他家了,昨天买的杜蕾斯还安安静静的躺在床头柜里,看来今晚会很美妙。

突然,巷子深处传来一声恐惧的尖叫,辛悦铭放开黄旭快步跑过拐角。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抵在墙上,脸上满是泪水衣衫凌乱,另一个男人在旁边翻着一个女士包,看到辛悦铭一下警惕起来。黄旭也追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先是一愣,再一看辛悦铭,额头青筋暴起,手攥成拳头指关节咯咯作响。突然想到他也有一个姐姐,刚想喊辛悦铭不要冲动,他已经冲了过去,和那两人扭打在一起。黄旭急得不行,你那小身板能不能打自己没点逼数啊!爆呵一声立即加入战局。黄旭一身腱子肉可不是白练的,一挑二毫无压力,那两人眼看打不过,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把刀,寒光一闪照着黄旭就捅了过来。

黄旭后来也回想了千百遍,但始终回忆不起,本来在他身后的辛悦铭到底是怎么冲到他前面来的。他的记忆是从一片红色开始,辛悦铭倒在他怀里,猩红的血液从他小腹里涌出,身旁女人大叫着杀人啦,那两人仓皇逃跑。再然后急救车来了,他们要把辛悦铭带走,他怎么可能放手,逼急了医生朝他吼到,你再不放手他就死啦!死?……死!黄旭这才松手。到了医院他们说要给他做手术,中间还叽里歪来说了一大堆,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他只能听见几个词:

“情况很紧急……家属在哪里……签字……手术……”

签字?我!我可以签字!什么?不行?你们这是什么破医院!我是他爱人!我要救他!什么?结婚证?我……我们哪有这玩意儿……让我签字吧!我爱他,就算没有证,我他妈是真爱他啊!

幸好,辛悦铭手机没密码,派克特第一时间联系了他的父母。手术进行时,辛悦铭母亲坐在走廊的座椅上哭的快要晕厥,丈夫抱着她不停安慰着。黄旭坐在手术室外的地面上,手把双腿围了个圈,脑袋埋在里面,肩膀轻轻的抖动。派克特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走,几次习惯性的摸向口袋里的烟,看到墙上提示的标语又收了回来。女人被警察带走去做笔录,回来以后,哭着去感谢黄旭,等到黄旭慢慢抬起头,才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

烦透了,厌恶透了!

恨透了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了!

手术很顺利,辛悦铭化险为夷。可他醒来以后没见着黄旭,派克特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宽慰他黄旭收拾好心情以后会来的。辛悦铭脸转向另一边,看着窗外随风飘舞的落叶怔愣发神。

不,他不会来了。




的确不会来了。

黄旭结婚是rapper圈里比较轰动的喜事。

婚礼当天很热闹,艾福杰尼给他当伴郎,忙前忙后的招呼着。rapper圈子虽小,乘以14亿人口的基数就不可小觑了,好在他人缘好,和哪门哪路的兄弟都交好,接待,安排座位什么的非他莫属。

艾福杰尼心里有张座次表,首先豆芽和光光是绝对不能一桌的,老情人相见分外眼红,特别是现在豆芽还有了鬼老师。再来cb和海尔兄弟不能一个桌,开玩笑,大傻能一挑五啊!还有活死人和海尔兄弟也不能一个桌,硬核扛把子和中国陷阱代表人物,爱恨情仇一言难尽。最后周延和gosh的人必须单独一桌,和海尔兄弟一起怕周延摸出斩马刀,和光光一起新一轮diss大战又将打响,和红花会嘛,唉!全都是孽缘。

辛悦铭的出现不在艾福杰尼的规划内,他悄悄拉过派克特问,辛巴不会砸场子吧?派克特说砸个屁,包的红包比老子的都大,年纪小,可心眼儿太死了。

新娘子是老熟人——被救的那个,一看到辛悦铭就想掉眼泪,辛悦铭说别哭别哭,你还怀着孩子呢。说完自顾自满上一杯,说祝旭哥和嫂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没等黄旭反应就一口干了,擦擦嘴又放一口大白牙出来晒太阳,笑的阳光真诚。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他曾幻想过的和boom的未来,boom会和别人实现。

这一杯,我敬你。

婚宴还在进行,黄旭被homie们拉住挨个陪酒,花园宝宝发挥酒缸体质以一敌百;派克特帮新人们解难答疑一派德高望重的风度;gai和贝贝好像喝多了,一面对骂一面抱着对方痛哭;只有豆芽和鬼老师,甜甜蜜蜜互相喂菜,气的隔壁桌的光光脸都红了。

看着这些喧嚣,辛悦铭仿佛游离在外。

真热闹,真好。


2017 word up jamz西安站的表演赛,不知情的主办方把辛悦铭和黄旭凑了一组。派克特知道后,两边试探了一下,很好都拎得清,总算松口气。黄旭好像胖了一些,宽松的体恤也遮不住他有些发福的身材,曾经紧实无比的肌肉也有些松懈,人们管这种情况叫幸福肥。辛悦铭也成熟了许多,全程谦虚有礼,一开口就先祝他成了新晋奶爸。他们像对老友,有来有往有攻击有玩笑有爆点有祝福,词汇量爆棚,文明度也可以给别的比赛立个标杆,不知情的观众还以为他们真的是多年好友。

黄旭走的很仓促,家里打电话,孩子好像病了。辛悦铭站在楼上,透过玻璃目送他离开,派克特走到他身边,拿烟在他面前晃了晃,辛悦铭摇摇头说不了。

遗憾吗?派克特问。

你相信吗?辛悦铭看着窗外,“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爱过他,明明是曾经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现在却觉得陌生。也许,我和他本该在那个小巷里一起死去,这样才能成全我们的永远,可左右差了一步,我们都活了下来,永远却死了。”

“所以我不觉得遗憾,”他的目光好像在看黄旭,又好像透过黄旭在看另一个人,“我想,在另一个世界里,黄旭,辛悦铭,他们正牵着手,在黑暗的小巷中走着,没有被抢的女人,也没有施暴的男人。路很长,他们也许要走一辈子。”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跟我走吗?得不到的那个才是我的。

_End_

评论(2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