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完结篇)

这只是一个脑洞,不对应正主,人设背景时间纯属虚构,大家图个乐呵。看完喜欢请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满足下作者的虚荣心,谢谢。

…………………………正文开始……………………

周延是真的走起来了。

李京泽婚礼结束后,他马不停蹄的奔赴祖国的四面八方,精神饱满的参加公司给他安排的每一场活动。刘洲本来还担心他有逆反心理,后一看这家伙比谁都拎得清,彻底松一口气。

要说刘洲团队,真真是低调踏实眼光长远。悄不出声和《我要上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的舞台》节目组取得联系,用刘洲的话说,孩子要走上台面还得扩大国民度,戒骄戒躁,地下的diss再难听也别理,你要发展的方向是——德艺双馨。

德艺双馨?周延没想过。这一年发生的事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来的太快太好总让他觉着不真实。和布瑞吉一起拍海报,他跟个小孩儿一样反反复复问,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一辈子都是兄弟,千万别变啊。布瑞吉小弟的外表下有颗真正的大哥灵魂,宽慰着他的不安全感。但抓住一切机会努力走到台面上总是对的。有记者采访他最高兴的事儿是什么?他思考一下说,就是能给父母打钱了,又补充一句,天天打钱,然后就红了眼眶。

这期节目播出的时候,李京泽刚开完一个内部高层会议,现在国家打虎风声鹤唳,必须要和以前的某些人物做个切割。会议结束回到家,妻子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对这个女人,他不是没有愧疚,虽然他们有一定的商业联姻因素,但总的来说还是他利用了她。听到开门声,妻子睡眼惺忪从沙发上爬起来,想跟他撒娇又担心惹他心烦,咬着嘴唇想了想,才上来脱掉他的外套。

“盖哥出了新节目,我们一起看吧。”小心翼翼的邀请,好像在提到盖哥的时候她的丈夫才有一刻的轻松。

背靠沙发,妻子的头枕在他的肩上,屏幕上的周延歪着嘴红着眼眶,李京泽心中五味杂陈。良久,接过妻子手中的遥控器关掉电视,节目片尾曲戛然而止,打横抱起诧异的妻子,走向卧室。什么扰人的情绪都去见鬼吧,今晚他是一个丈夫。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两人都信这话。各奔前程吧!至少前程不会辜负痴心于它的人。

2017岁末,中央反贪打虎行动迎来又一个小高潮,c市重要的领导人物被人民群众实名举报,一时间c市官场人人自危。李京泽忙着给公司擦屁股,等回过神来,周延的新闻又上了热搜。

“新晋当红rapper gai演出不慎摔下舞台现回c市修养!”

脑子像被电打了,每个字都认识,组合在一起却像部荒诞片。手机也来添乱,刘嘉裕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他说什么?听不清,只断断续续听懂几句:

“他在南山别墅……晚上9点…………南山北坡树林……”

等他的七魂六魄回归原位,人已经出现在南山北坡。刘嘉裕冲上来就是一拳,他没还手,问打够了吗?他怎么样。刘嘉裕说,你他妈这会儿知道着急啦,老子当初是不是警告过你别抛弃他!一把薅住李京泽领口,两张脸贴近,李京泽看的到刘嘉裕眼中的火光。“要不是他眼瞎看上你,这会儿该跟我姓刘。”透过镜片,刘嘉裕的小眼睛熠熠生辉。李京泽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刘嘉裕更像个男人。

今晚星星很多,李京泽站在南山别墅前抽烟数星星,数了好几根烟就是不敢敲门。刘嘉裕说的地址,在树林分别前,他坐在棵大树下抽着烟,颓的像个失婚又失业的中年男人。骂周延眼瞎看上这么个货,又骂自己犯贱,大把嫩模型男排队往上扑不要,偏要给人白嫖,还要用强的。现在还要把房子借给人和老情人偷情。骂到最后,烟一掐往地上一捻,“滚滚滚!他在南山别墅xxx号,没多大事!操!老子再也不管他的破事了!”

一语成谶。

第五根烟抽了一半,随着一声轻叹门开了。

寒冷的夜晚,李京泽坐在沙发上,周延在给他上药。

李京泽呼吸变得不畅,因为周延的靠近。“痛?”感觉到李京泽呼吸渐重,周延抬头问到。李京泽没回话,只调开了头。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周延认定是自己手劲大了,于是更加小心。周延没事,李京泽默默松一口气,可他怯的慌,不敢问不敢说连看都不敢看周延一眼,据说这种情况叫作近乡情怯。

周延越过他的肩旁去够边几上的药膏,身上的气味像小蛇一样朝李京泽鼻子里直钻。他有点迷糊,眼前的景象实在熟悉,某一个早春的夜晚好像也有这么一幕,周延裸着上半身,他在给他涂药,周延身上也散发着同样的气味,然后呢?然后他们做了什么?人的思维有时候跟不上本能。在思维清明前,李京泽已经干脆利落的把周延压在了身下,他的影子将周延包围像只捕兔的饿狼,周延也不出声只定定的望进他眼里,狩猎又一次展开。

狼先生喉结滚了滚,要怎么办?放生还是咬死?正踌躇不定的时候,傻兔子帮了他忙——主动吻上他的唇,狩猎终结……

李京泽难得的睡了个好觉,睡到连身边人离开都不知道。这次是自己犯规了,该被罚离场,周延很有自省精神。听着李京泽睡梦中的呓语,他也跟着傻笑。

到此为止了,不要让自己变的可悲,也不要让他活的轻松,就这样留下遗憾吧,至少他一生都忘不了自己,周延式的报复。

上天给的报复比周延给的直接多了。

周延比新闻记者更早获得这个消息——c市副市长刘某涉嫌贪污受贿被立案侦查,其子刘嘉裕在一处断崖下被发现,经调查已死亡多日。李京泽的律师给他打的电话,李京泽作为嫌疑犯正在接受调查。一切的证据都指向李京泽:他的车和刘嘉裕的车出现在南山北坡摄像头里,只相隔五分钟。经法医鉴定刘嘉裕属于他杀,袖筒里找到一颗衬衣的领扣,经调查属于李京泽的一件定制衬衫,上面刻着李京泽的拼音首字母,警方在李京泽家里找到的衬衫上正好少了颗领扣。那条新路是为南山别墅区专门修建,还没安装好所有的摄像头,嘉裕在那有栋别墅,李京泽表示不是去找刘嘉裕,但也不说自己去那干嘛。有多人目击过李京泽和刘嘉裕在北京某会所当众互殴,还有被开除的老员工作证刘嘉裕曾在生意上阴过李京泽,李京泽曾对他说有机会一定要报仇……

“周先生,现在情况对李先生很不利,李母说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你如果想到什么能证明他清白的东西,请立即联系我。”

电话挂断,周延去了趟刘洲的录音棚,刘洲正在给他制作在春晚上用的伴奏。没一会儿,棚外的人听见他们好像吵了起来,准确说是刘洲单方面在吵周延,周延一直很冷静,只隐隐约约听见什么,对不起,我要救他之类的。

腊月二十七,和周延退出春晚一起登上热搜的,还有青年企业家李京泽涉嫌杀人案今日开庭。周延退出春晚彩排去c市之前,特意去和刘洲道别,出了这档子事,他没认为还能和洲哥继续合作下去。刘洲正在给他的那盆昙花擦灰,知道他来了眼皮也没抬一下。周延把一张卡放桌上,说里面的钱不够赔违约金,奖金我也捐了,能赔多少先算多少,剩下的缓我些日子,一定还清。刘洲没接他话茬,“你猜这盆花咋来的?”手上动作没停,“我一邻居搬家,把它撂垃圾桶边上,我天天下班路过都能看到。那时候不咋好看,北京沙尘暴这花都快看不出本色了,我就想它能熬多久?熬的过一个月我就养它。谁知道接了个活儿一走就是三个月,我再回家,以为它肯定死了吧,嘿!人不但没死,还抽嫩芽了。这不,我就把它搬了回来,精心打理整整三年总算结花骨朵儿了。”

“洲哥,是我辜负了你,对不起。可我得去救他。”

“去吧,没拦着你。一开始我也想不通,哪有人这么作死的。大好机会主动放弃,rapper圈容不下同性恋主动出柜,粉丝本来就少还净搞些掉粉的事。后一想,也对,这才是你。”

走之前,周延端端正正给刘洲鞠了一躬,转身离开。刘洲把他叫住,“卡你收着,事儿完了给我回来帮忙,年下了事儿多着呢。”

周延深深的看了刘洲一眼,像第一次认识他。没多说什么,收回了卡回了c市。

腊月二十八,周延出庭作证,记者们长枪短炮在庭外把他层层包围。

“gai,据说李京泽的父亲对你父亲有救命之恩,你是为了报恩才来作证吗?”

“gai,你手里到底有什么证据能透露一下吗?”

“gai,听说李京泽婚礼是你做的伴郎,你们关系像亲兄弟一样,你会为了救他作伪证吗?”

“gai……gai……”

周延全程不发一言,面沉似水,到了庭上提交的证言和证物却是深水炸弹!

一段家庭监控视频,拍摄位置对准入户门。晚上九点四十周延给李京泽开门,凌晨五点半周延离开,清晨七点李京泽离开。

一张拍立得相片,两人都没穿上衣,李京泽睡的深沉,周延轻吻他的额头,右下角时间显示为凌晨三点。

最终,李京泽杀人证据不成立,当庭宣布无罪。因其涉嫌行贿,不正当竞争等罪名,送回看守所另案侦查。

周延彻底“火”了一把,这些关键信息经由网络传播,极大的丰富了广大吃瓜群众的八卦生活。左伟的微博第一时间被广大吃瓜按在地上摩擦,评论齐刷刷的一句话,“要你有何用!”,倒周派和挺周派分庭抗礼,rapper圈也纷纷站队,一场同性恋rapper到底real不real的讨论占领各大社交软件热门话题。

周延没空关心这些,律师说李京泽的人命案虽然了结了,但行贿和不正当竞争是跑不掉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出来混始终是要还的(真佩服我自己,居然还能在关键时候拔高下主题)。李京泽和妻子离婚了,没被冻结的财产都留给了她,算是买个心安。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周延居然一个人在全国人民面前出了柜,为了救他。这下他就欠了周延一条命,也好,谁再有意见,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不仅人是他的,连命都是他的。

刘嘉裕的案子终于告破。刘嘉裕他爹不少违法犯罪的事儿都是通过刘嘉裕的公司操作的,他爹被双规的时候,就有人担心刘嘉裕一旦被调查会供出自己,遂买凶杀人。凶手是个职业杀手,一路尾随刘嘉裕到了南山北坡,等李京泽走了才出来行凶,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推断出李京泽没有行凶时间。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周延没有因为出柜事件崩盘,反而涨粉无数得到大多数粉丝支持,为一部同性恋电影演唱的主题曲获得奥斯卡最佳音乐奖,成为国内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歌手。乐乎上一票博主以他和李京泽作为男主角写了众多优秀的同人文,一时间同人文坛百花齐放。李京泽被判刑三年,在监狱服刑期间作息时间变得规律,反而长壮实了不少,每次周延去看他,都要好好秀一秀肌肉。

每一年周延都会去给刘嘉裕扫墓,今年比较特殊,李京泽和他一块儿。

墓碑上的刘嘉裕还是谈不上慈眉善目,甚至是有些凶恶的盯着李京泽和周延牵在一起的手。

“欸,我怎么感觉他能看到似的。”李京泽有点发毛。

“哈批怕喽啊,那你走嘛。”

“走?你当着全国人民面说我是你的人,现在让我走?”

“那你不是害怕啊。”

“怕,怕就不是李爸爸!看好啦弹壳。”一把扣住周延的头,李京泽猛的吻上去。

“小鸡儿屎疯喽啊!这是撒子地方就敢乱来。”周延慌忙朝周围查看。

“我就是给刘嘉裕看的。”李京泽蹲下来和墓碑上的刘嘉裕对瞪,“放心吧,我们现在堂堂正正在一起,还会过一辈子。”

转过身来,李京泽单膝跪地,掏出一枚戒指,“这枚的钻没那颗贵,但买的钱都干干净净,您受累戴一下。那个……周……周延,不管有没有那个本儿吧,你……你愿意和我死了以后埋一起吗?”

“你他妈这算哪门子求婚啊!”周延快被气笑了,看着李京泽郑重的样子,又有点心酸,“老子愿意!老子死了都要和你一起过奈何桥!”

多年后,他们常会回想起那天的夕阳,两人相拥而泣的面庞,对了,墓碑上的刘嘉裕好像在微笑。

…………………………全篇完结…………………………

这是一个烂尾,最近比较忙没时间静下心动笔,但我感觉这个结局更适合我笔下的他们。敢作敢当,承担责任,他们都算爷们儿。所有人物故事线均为剧情需要服务,不上升正主,不接受撕逼,甚至你可以不把它当同人文看。感谢所有曾给我点赞转发评论的朋友,这是我把这篇长篇更完的动力,文笔生硬全靠故事提升阅读性,你们能看完也真的不容易。有空会做个流年的合集,第一次在乐乎写文就写了个长篇,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最后一段留给自己,真佩服小沧居然把前面挖的那么多坑都填上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乐乎同人找小沧。严格按照自己定的大纲写文,还自己挖坑自己埋,奖励小沧同志明天多吃一块红烧肉,呱唧呱唧。

以上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