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12

   

     周延做梦都想不到,他会给李京泽帮这种忙。

     李母的请求,知子莫若母,所以当年才强行把李京泽送去美国。只是缘分这种东西看似脆弱,却弯弯绕绕,溜达上大半个地球,然后轻而易举把她的苦心瞬息间颠覆。当她在李京泽的住处看见周延,又在周延的无名指上看到家传的蓝宝石,就知道一切回复原样。鸟在开花,树在飞翔,不该在一起的人还是在一起了,这世界光怪陆离。

    所以,麻烦你给他当伴郎吧。彻底做个了结,桥该跨河,路该跑车,你和他还是好兄弟。

     婚礼举行的那天,漫天大雪,周延穿的人模狗样,在酒店门口招呼来宾。

     欸,是是是这儿就是,您里面请。

     您好,麻烦先到这儿来签下名,这么大雪,路上堵吧?辛苦啦。

     张叔?真是您!多少年没见了!我,我是周延啊,以前在李京泽家见过。我不是新郎!我给他当伴郎的,您先进去坐啊。

    他笑的红光满面,若是gosh的人来了,一定会以为世界即将末日,马上拍照发朋友圈,在朋友圈引起一场十级地震前,再从朋友圈传到微博,引起疯狂转发几百万次。

    就在他笑的自己都快信以为真的时候,刘嘉裕的出现把他闪退回了现实。大名签下,刘嘉裕路过他身旁,凑到他耳边,叽咕了一句然后进去入座。他怔愣了一秒,马上换上练习好的笑容,继续招呼,只是大脑里刘嘉裕说的话得空就找个缝钻出来,极正经的提醒他:

     别逞能。

     新娘是个眉眼弯弯的姑娘,周延的死忠粉。得知他当伴郎,兴奋到极点偏又带着几分羞臊,只敢怯怯的提一个请求,请周延在婚礼上给她唱《爱如潮水》。周延愣了愣,无所谓的笑着答应,李京泽的态度却是极其强硬,说什么也不同意。姑娘在偶像面前被未婚夫驳了面子,又气又羞,差点哭出来,还是周延温言软语安慰才缓过来。不就一首歌嘛,我唱,就当送你们俩的新婚礼物。

    

     室外大雪纷飞,室内春意盎然。随着婚礼进行曲奏响,周延把结婚戒指拿上台,一步步走向李京泽。又是婚礼,他的周遭一切像潮水般倒退,像是回到了4月的加州海滩,李京泽趁他不注意给他戴上戒指。他嫌臊的慌,日常从不戴。可那小东西从重庆一路跟着他去了北京,每天待在酒店里等着他凯旋。决赛时他特意把戒指藏在那身黑色工装的内袋,没有为什么,他只是心脏空了一块儿需要个物件来填补,和他一起去迎接属于他的光辉。也是在北京这枚戒指被他交还给了原本的主人。桥归桥路归路,他不难过,他还能微笑着,看李京泽把那枚曾带着他心跳的戒指,戴在一双真正适合的手上。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周延的《爱如潮水》放在最后。

    “说不清道不明对他的感觉,在厨房里缠绵的快乐,他的笑容只出现在梦境里,我竟然不能够摆脱……”

    其实有什么不能摆脱呢?成年人间你情我愿的穷途末路,从没有奢求过天长地久,难道会因为一方要走向世俗鼓励的康庄大道就生出怨恨来?他们在春寒料峭的生机里在一起,又在冬雪漫天的肃杀中分开,有始有终,挺好。

    刘嘉裕坐在最后一排,目光穿越过山川湖海,见证着他光明正大的破碎。周延下台后坐到刘嘉裕旁边,说眼镜儿,老子唱的咋样。刘嘉裕没搭腔,抬手给他塞进一个耳塞:

    “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仍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李宗盛搭配张艾嘉,温柔的棉花里藏了根淬了相思入骨之毒的针,想要拔出来,却顺着被扎的小孔,嘶溜一下戳进去,越陷越深,直至和心脏融为一体。

    眼镜儿,给我根烟。这家酒店暖气像不要钱,温度这么高,老子的眼睛都快流汗了。一根烟塞他手里,刘嘉裕的表情像在心疼,都叫你别逞能了,傻逼。

    逞能了吗?或许吧。要不然呢,怨恨?歇斯底里?抱着他乞求他不要离开?何必呢,既不让他痛快,也让自己难堪。看老子完成的多好,老子尽到了一个伴郎的本分。谁能看出老子丢盔弃甲,谁能看出老子灰飞烟灭。这才是成年人的爱情,势均力敌,逞能的爱情……妈的,这撒子破暖气,害得老子流汗水!

    你他妈是个诗人啊!来吧诗人,今晚这肩膀借你用一晚上……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