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11

再不写流年我是真会萎的!接下来写的什么一概不负责,脑洞自行动笔,我管不了她。

……………………………………正文开始……………………………………

     人怕出名猪怕壮,千古真理。

     周延火了以后,娱乐圈著名狗仔左伟就盯上了他。你们玩儿黑怕的不是讲究real吗?老子就看看你到底有多real!本着天下无完人,只要肯深挖的精神,撺掇出一个小分队专门跟他。演出跟,回家跟,见朋友跟,见不明关系的特别重点跟!跟了小两月还是放弃了,领头的说,师傅,这小子除了走到哪儿都能和人吵架以外,还真没什么黑料。左伟不甘心,问就没什么男女关系被抓到?嗨!别说男女关系了,就男男关系都他妈没拍到根毛,老子都怀疑丫是不是萎的!

    
    关于周延萎不萎,李京泽感觉自己最有发言权,他已经全方位多角度和周延共同探讨过这个严肃的话题。但这种友好的学术性探讨,在进入11月后戛然而止。李父病情持续恶化转进了icu,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一醒过来就催促李京泽赶紧结婚,李京泽又是无奈又是愧疚,一夜间竟长了几根白发。到了11月下旬,北风渐烈,李父的病危通知书下发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又硬生生靠着药剂激素把人生拉硬拽回来,李京泽只觉心力交瘁。一天刚经历完紧张的抢救,肾上腺素推了好几支才把人救回来,李母坐在抢救室外的座子上泣不成声,李京泽抱着她想说点安慰的话,冥冥中又感觉在老天的玩弄下谁都是条狗,顿觉无力。晚上,在李父的icu病房外,母子俩并肩站着,病房死一般沉寂,只有仪器上跳动的波浪线还显示他仍旧活着。

 
    李母看着老伴熟睡的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往事,轻轻笑了起来,自顾自的说,“你爸说的话别放在心上,”她没看李京泽,“他就是知道自己不行了,想看着你结婚,有个念想罢了。”李京泽转头看向母亲,走廊的灯光打在她的发梢,照亮了平日他没注意到的白发,该死!是什么时候长这么多的?“你爸他放不下你,真的……”说不下去了,眼眶里有酸涩的液体在形成。女人的眼泪总是最温柔的武器,特别是当它来自于母亲,“妈,”有的决定几乎是一瞬间做的,没有时间后悔也没有回头路,“我懂了,你和爸放心。”

    
     12月初,周延受邀参加爱奇艺尖叫之夜,冗长又无聊,刚一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准备离开,被正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王嘉尔发现,让他过来说几句。他照例对自己兄弟一番吹捧,然后趴在王嘉尔耳边小声说,媳妇儿在家等着,王嘉尔满脸写着恍然大悟放他走了,可心里想的是,啥时候有的媳妇儿我咋不知道。

   
      本该在家里等着的人,却出现在停车场。李京泽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的隐秘角落,周延左右探了探脑袋才一骨碌闪进副驾驶位。上车先把口罩摘下来,一连串抱怨,抱怨活动无聊认识的人本就少还得装着很熟络,像是误闯了上流社会;抱怨这天气冷的太快还干的很;抱怨交通不好害他差点迟到……李京泽没搭话默默开车,周延自己演了一段贯口,看李京泽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闭嘴了。车开到周延住的酒店楼下,两人谁都没说话,压抑的氛围在车内涌动。李京泽点了根烟,深吸了两口才想起来周延,晃了晃烟盒,周延转过脸来很认真的看着李京泽说,你想说撒子就说嘛,我听都在。对比周延的镇定,李京泽就慌乱多了,猛吸一口烟想争取点时间整理思绪,又觉得自己真他妈矫情,干脆开窗把没抽完的烟头扔了。

       “我爸不行了。”最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我一直很愧疚,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呢?我为他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转过头去,李京泽背对着周延摸了一把脸。

       周延摸出一颗软中华,点亮它,星星之火在黑夜里也显得特别耀眼,“直说吧,我听着。”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总觉得特别遥远,一响贪欢罢了。

      “我要……结婚了。”兜兜转转在喉咙里涌上又咽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说完这句李京泽更觉得自己矫情,招惹他的是自己,抛弃他的是自己,说对不起的也是自己,李京泽啊李京泽你他妈真是……突然,他脑中有灵光一闪而过,甚至来不及去捕捉研究,就脱口而出,“其实我们不用真的断,我们还是可以继续保持……”混蛋!我究竟在说些什么!

      “这个你收着,”周延打断了他的愚妄,一颗蓝宝石戒指被周延放在操作台上,是他曾送的那枚①。“就是这一点挺不好养的。②”
周延抓抓头皮,抬头朝车顶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不要跟我客气,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哈。”与君相逢一场险,这险我冒的甘愿,但也只能到这为止了。打开车门,周延又重新戴上口罩,本来都走到酒店门口,像是忘了什么东西又折返回来。

      李京泽没开门,两人隔着一扇车窗对视,又好似对方看不到自己心中波涛汹涌,良久,周延朝车内的李京泽做了个再见的动作,口型缓慢:

  
     

      再见了,李京泽。
     



①前文中李京泽和周延去加州参加同性恋婚礼的时候,曾送过一枚蓝宝石戒指给周延,可以算定情信物。

②前文中李京泽曾说过要养周延,周延说自己不好养。

评论(1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