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性转 错位姻缘(主退赛)

设定在古代,为了名字符合古风会有改动,个性年龄也与真人有所不同,若有冒犯请见谅。

…………………………………………正文开始………………………………

1.

太子昊(王昊)第一次见到周琰(周延),就明白找到了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人。尽管,他与周妍的姐姐周珑(白曜隆)早有婚约。

可什么叫天子心性呢?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看上眼了的怎么能不得到呢。曾经他为一匹名马,一方古印动过这念头,如今第一次是为了一个人。

第一次见到的,是周琰的字。

新来的太傅要考教学生的本事,周琰的哥哥交上一幅字,笔力遒劲婉若游龙,太傅大为赞赏把他着实好好夸奖了一番。太子昊在一旁差点没憋住笑,太傅刚一离开,立马把他这个伴读摁在课桌上,怪腔怪调学刚才太傅夸他的话。

伴读连连告饶,只好道出实情,这是他妹妹的字。太子昊大吃一惊,他原以为是哪个名家的得意之作,没想到竟是个女子。再细一想,莫非是自小就和他定过亲的周珑,他与周珑见过几次,白白净净的一个姑娘,一见到他就错不开眼珠,没想到……

眼见他想叉了,周琰的哥哥出声打断,“不是珑儿,是我小妹——周琰。”

周  琰~~~

尾音上扬又有些拖沓,就这么拖到了他心尖上黏腻了一层。从此他看到好字会想到她,听到上扬的尾音会想到她,甚至见到落霞孤鹜都会想到她……她,该是什么模样呢?

转年三月初三上巳节,太子昊特意求母后降旨,宣所有未婚的京都名门闺秀进宫,周琰就这么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

人们总认为命运的转折是突然降临的,却不知命运早已在暗处步下了一个个陷阱,只等着懵懂的世人踏入。

尽管周琰很安分,一步也没有离开过母亲,太子昊还是在人群里发现了她。

很平淡的眉目,耷拉着,像是在向世人宣告自己的与世无争。唯独一双手生的精巧,十指纤纤的藏在袖筒里,像新剥的葱。

她就是用这双手写出那气煞千军的书法的?太子昊想。

突然,她耷拉着的眉眼,像暴雨后沙漠绿洲上的鲜花一样绽放盛开。顺着目光寻去,原来是马球比赛开始选手进场,而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平西王世子——李京泽。

对啦,她与那李京泽早已定亲,只等他和周珑大婚后便成婚。伴读曾告诉过他,大概是提防着他对自家小妹的过分关心。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周珑?

太子昊越想越烦,看着周琰和李京泽旁若无人的暗送秋波更觉气短,一个没忍住竟踢马勒疆亲自下场。太子殿下打马球,谁敢和他抗衡?自然是一路所向披靡!可他也怪,像是和平西王世子有过节一般,专门与其缠斗,宁可自己不进球也不让对方进球。李京泽节节退败,他就节节逼近,到底是少年,李京泽也被激起了火性,放开手脚拼。最后两人竟战成了平局!

傍晚,众人该归府了,周琰被一个小内侍引到一处桃林,说有个大人物要见她。等见到太子昊时,她差点想逃走,白天她就感受到了他注视自己的火辣目光,后又见他与李京泽的较量更生出些不安。现下他竟单独引她到这儿,他想干什么!

该有的礼节不可少,太子昊也由得她,施完礼后,太子昊状似不在意的把玩着枝头的桃花,问你是周相的小女儿,周琰低眉顺眼的说是。

唔,你的字儿写的挺好。
殿下谬赞。
听说你和平西王世子有婚约?
是。
你喜欢他吗?
……殿下,时辰不早了,臣女该告退了。
喔,好,欸慢着!

太子昊转身折下一枝桃花,递给周琰。周琰仍旧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太子昊不由分说,直接抓起周琰的右手塞给她。

我会看相你信吗?太子昊邪邪的笑着,你和他成不了。说完转身分花拂柳,潇洒的离开了,只剩下周琰怔在原地,对刚才那句诅咒般的预言心悸。

深夜,万籁俱寂,太子昊躺在描金绣龙的卧榻上,辗转反侧。伸出一根手指,摩挲着褥子上纹路,想象着这是周琰的眉,那是周琰的眼。今天抓过周琰的手似乎还残留着她的触感,软软的糯糯的,他仿佛还能闻到桃花夹杂着周琰身上的香气,扑鼻而来。突然他的身体起了反应,他闭上眼睛想象着周琰今天是在给他加油,他比赛获胜,她目光迷离的送上一个吻……在一声低沉的嘶吼中,他终于得到释放……

如果非常喜欢的东西不属于你该怎么办?当然是抢过来!昊想起父皇对他的教导,心想不管江山还是美人都该是这么个理。

2.

当今陛下笃信巫术,皇室中人婚嫁需由巫术卜算择人,国之大巫被尊为国巫,居住在宫中隐秘处,终身不可婚嫁。

当太子昊找到国巫时,她正在为他卜算婚期。国巫年岁看着并不大,约摸三十许,但成为国巫已有很长年头,太子昊和周珑的婚事便是她算的。

男女之间的情事,起初也许并不会有那么热烈,可一旦加入了反对、甚至不可抗拒的反对因素,就会变得异常浓烈,甚至可能轰轰烈烈。

昊很通点兵法谋略,他清楚如果直接表示对这装婚事的不满,不管是严厉的父皇还是一向疼爱他的母后,都不会当回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国巫是关键。

等国巫算完婚期,昊已经饮过两碗茶。国巫施完礼后,坐在昊的对面,执壶给两人各倒上两碗茶,问其来意。昊左手食指和拇指捻住杯壁,旋了两圈,碧绿的茶水随着动作东倒西歪,一个不小心就会溢出来。他漫不经心的讲了个故事,听在国巫耳中却是一记惊雷:

乾元三年,江南六个州府爆发瘟疫,一时哀鸿遍地。国巫率领宫中禁军侍卫,前往泰山祭天为民祈福。可山中瘴气弥漫,除国巫和一个贴身侍候的老麽麽以外,其他人没多久就病倒了,只得撤到山下等候。这场祭祀持续了整整八个月,等国巫下山时人都累瘦了一大圈。瘟疫被消灭,国巫受到陛下嘉赏,随行的侍卫宫女都得了重赏。可说来也怪,一直在上山贴身侍候的老麽麽,下山后却无故消失,当时的禁军首领回京不久,就以双亲年老为由辞官,据首领老家人说,一起回乡的还有个老麽麽——抱着一个婴儿……

“太子殿下有事请直言。”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的双手在颤抖。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请国巫大人为孤逆改天命。”

“何事?”

“与周氏女的婚事,孤另有人选,”饮下一小口,成竹在胸,“孤中意的,是周氏幺女——周琰。”

“殿下可知,逆天改命需要的代价?”国巫看着太子昊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什么代价?”不管什么代价他都不会放弃。

“人命,一条人命。”她知道他不会放弃,就像她当年一样。“上天会选择你们重视的生命,在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带走。”

“孤知道了。”所以呢,难道就放弃了,不是说非常喜爱的东西要不惜一切代价抢过来吗?

三天后,国巫在早朝上向陛下递交为太子卜算的婚期,合婚册上两个漆金的名字闪的人眼晕,特别是后一个名字,简直让人以为自己没睡醒——周琰!

早朝上直接炸开了锅,特别是平西王,要不是身边人拼命拦着,早就动手了!周相大汗涔涔,偏又处在一个极尴尬的位置,既不敢出声反对又不能同意。国巫表示最近天相有变,后位偏移,周氏幺女琰为后有益于江山长治久安,而周氏长女珑,卦象上和平西王世子更为相宜。

为君者,最不能听的就是江山永固,他们会为这个虚无缥缈的梦想,去做一切荒唐事,国巫显然是抓住了这个弱点。果不其然,最终陛下力排众议,钦定周琰为太子妃,周珑被指婚给平西王世子李京泽。

几个月后,紫薇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周家举办了两场盛大的婚礼。一架火红的马车从周家出发,沿着京都的中轴线,迎着民众的跪拜,驶进了皇城;另一架排场一点不小,除开马车里周珑不甘心的哭泣,李京泽迎亲时的失魂落魄,一切都看似完美。

皇城里最高的朔风阁里,国巫把张麽麽传进来报平安的纸条扔进灯罩里烧了。直到听见外面传来的欢声笑语,才恍然大悟今天是太子大婚,走到外面走廊上,俯瞰下面盛况空前。

唉,一场错位姻缘开始了!

待续(如果还有续的话)

评论(1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