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10

       再壮阔的惊涛骇浪也终会归于沉寂,义无反顾的撞向每一块临风矗立的礁石,粉碎成亿万个水分子烟波浩渺,在阳光下随风起舞,再进入新的轮回。

       刘嘉裕的事谁都没有再提起。李京泽温柔的吻遍周延全身,分不清是爱怜还是愧疚,周延说你亲下眉毛吧有疤的这个,于是一个温热的吻又落到了那儿。

      真好,以后看到这道疤,就会想到你了。周延想。

      总决赛,周延在rapper投票环节遥遥领先,在网友投@票环节却不太理想,好在最后涉险获胜。节目组也很能玩儿点大数据这种高大上的玩意,经数据分析,周延有两个票仓,一个是在重庆,一个是在北京,特别是有两台处理器,贡献了大量的票数。周延得知哑然,给李京泽打了个电话,给刘嘉裕发了条信息:

     谢谢喽,眼镜儿。

    

     比赛结束后周延更忙了,经纪人帮他接了个歌唱节目,要带面具唱情歌的那种。他挺欢喜,小时候被王风否定过,导致他对这种作秀的节目也无比重视,嘉宾们拿着节目组的酬劳也贡献了影帝级的表演,一个接一个大呼小叫的尬猜。节目出来果真又炸了一阵,爱鲜的小姑娘总算在他身上发现了点反差帅,一时间“延延哥哥”响彻每一个音乐节现场。

    李京泽也很忙,他随李父转院到北京,病情不容乐观,医生甚至放话最多还有一年寿命。大概是物种传承的原因,在感到大限快至时,总会对自己的DNA能否流传下去表示忧虑。李父破天荒的给周边朋友挨个打招呼,让给李京泽介绍女朋友,尽管李京泽一再拒绝,也挨不过父母的压力,参加了几场相亲。

     有个女孩儿引起了李京泽的注意。那姑娘谈不上多好看,但眉目很顺眼,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嗯,很干净,对就是干净。一开始两人都端着,李京泽是真不想说话,赶紧吃完再送人回家对父母有个交代。女孩儿是想着要装矜持,装,这个字就注定维持不了多久,没一会儿这姑娘就放开吃喝了,李京泽也挺开眼的,别说这姑娘吃东西的样子还挺可爱,老话怎么说?有福气的吃像!不知不觉李京泽嘴角咧开挂了丝笑意。女孩儿也注意到了他在打量,明显减慢了吃饭速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睛又弯了起来。李京泽说别介,不能让人说我饭都不让你吃饱吧,姑娘看他是真不介意,慢慢试探着放松下来,很快也就聊开了。

      这一聊不得了,两人竟都有些惺惺相惜。姑娘和李京泽一样都在美国留过学,也都和同学打架受过处分。李京泽问你这么瘦能打得过?姑娘眨眨眼睛,小声说老实交代吧,我从小和人打架打大的,女孩儿我还不稀得打,都是和男生打实战经验丰富。说完又红着脸笑,一派纯良无害。实战经验丰富?这话用在女孩子身上还真是,李京泽失笑,恍惚间又感觉在哪儿见过似的……奇怪的很。饭吃到一半,女孩儿又给他八卦起了最近很火的一个歌唱节目《蒙着脸唱情歌》,正好手机里下载了最新的一期,立马就给李京泽安利。她是一个叫gai的说唱歌手的头号迷妹,对他唱过的歌全都如数家珍,这一期gai翻唱的是《爱如潮水》,里面的一段rap歌词简直是撩在她的心尖上。

      李京泽接过手机,带上耳机:

      “说不清道不明对他的感觉,在厨房缠绵的快乐,他的笑容     只出现在梦境里,我竟然不能摆脱……”

      难怪,他神戳戳的打电话让他看最新这期节目,口气扭捏又强撑着装淡定的劲儿……想象他在电话那头的害羞样儿,李京泽嘴角自行上扬,面部肌肉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真够没出息的!

      出息拿来有什么用呢?能给他唱《爱如潮水》吗?李京泽把那段歌词设成了来电铃声,天天巴望着有人有事没事都给他打一个。蝉鸣燥热的夏季即将过去,风中带的水汽都没那么滋润。周延满世界跑通告,和李京泽也没见上几面,有次回北京赶上他也在,两人人前几儿rm的开黄腔,一回酒店就抵在刚合上的门上啃开了。热情的间隙,李京泽要周延给他唱《爱如潮水》,周延就喘着粗气给他唱,“说不清道不明对他的感觉,在厨房缠绵的快乐,他的笑容     只出现在梦境里,我竟然不能摆脱……”李京泽把他翻个面,腰身持续发力,“爸爸今天给你歌词添点新料,买一送一,别客气啊!”

      如果时间就停在这一天,该多好。在后来的某段时间,他俩面对生活的波谲云诡时,不自觉会这么想。

     

     

     

     
    

评论(1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