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9

    陪他一晚,真成鸭啦!他周延还没这么贱,李京泽也没这么容易被打垮。周延接过酒杯,玩味似的在手里转了两圈,一挑眉本来乖顺的眉眼蹦射出一道火光,

   “听清楚……眼镜,我是你的老汉儿!”手中酒杯清空,液体带着酒吧里温热的空气撒向刘嘉裕面部!刘嘉裕的随从见状刚要冲上来,被刘嘉裕一个抬手制止了。

    “这是我的电话”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拿着,会用的上。”刘嘉裕的脸在灯光下半明半暗,他缓缓站起,光影混着水滴在脸上流淌,“对你,我随时恭候。”

    知了叫的正燥的时候,周延回北京继续比赛,李京泽在重庆继续和有关部门周旋。

    之所以叫周旋,正是说明麻烦棘手。

    D1地块是沿江改造项目的重点环节,每一层手续都经多人审核通过,李京泽想改哪有那么容易!时间拖延长点,反倒惹有关部门怀疑,周父操心这摊烂事,心脏一个没蹦哒规律就进了医院,一时间李京泽焦头烂额,连周延的比赛都没能顾上。周延挺进决赛以后,躲过众人的祝贺打电话给李京泽报喜,接电话的却是李母,地点是在急救室,李京泽呢正在应付有关部门的调查。挂完电话,周延拿出已经发皱的名片,在酒店阳台对着发雾的月光抽了小半包烟,他想起有人对他说过——

     玩不起的游戏就认输。

     刘嘉裕还是在那个会所,周延来时他清退了所有人,仿佛这里亘古以来就是如此沉寂,只为了等待他的出现而存在。周延还是带了他标志性的歪嘴笑,大概是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弱势。新做的纹眉还没落痂,看起来像个卡通人物般滑稽。刘嘉裕第一个吻就是落在他的眉上,那一处寸草不生的伤疤,带着几许爱意,也带着他的体温。在沙发上,在茶几上,在浴室里……他俩像一对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亡命之徒,翻滚交缠互相索取互相争夺,交换着生命的热度。一切结束后,刘嘉裕捡起掉落在地孤零零的外套,摸出两颗烟,先点燃一颗递到周延嘴边,等周延叼住再含住另外一颗,凑到周延锁骨那儿,一缕烟雾交缠升腾而起。火光照亮了他们的脸,情欲消退后的疲惫,还有末日来临的互相依恋,周延似乎想说点什么,刘嘉裕没给机会。

     “李京泽得救了,”烟被手指夺走,嘴仍是寂寞的,“周延,你这辈子都忘不掉我,这是命。”

    阳光又一次普照大地,昨夜的阴暗消弭于无形。周延回到酒店没向任何人解释昨夜的失踪,刘洲无意间注意到了他力字纹身下的一点红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家对这件事自动屏蔽。C市方面也传来好消息,刘嘉裕的公司愿在成交价基础上减10%回收D1地块,一切关联自有他们去交涉,可这个好消息落到李京泽耳朵里却品出不同的味儿,他想起了刘嘉裕的那句事在人为。这件事他是怎么为的?

     他又想起了刘嘉裕眼中的星火,立时坐立难安,脑子里冒出一个个可怕的念头像小娃娃手牵手转圈,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他快被转晕啦!等他沉静下来时,人已经出现在北京,刘嘉裕倒在他面前,嘴角裂了口淌着血丝。他把刘嘉裕打了,在刘嘉裕的地盘,在众目睽睽之下。

      准确来说是互殴,据吃瓜群众回忆。李京泽气势汹汹的来找刘嘉裕,好像是问刘嘉裕有没有碰他东西。刘嘉裕挑衅,说你说的我不懂,但你要想知道我们玩的花样,可以把他找来我们再给你演示一遍。然后李京泽就动手了,两人殴在一块儿,保安也不敢拉,直打倒两人都出了点血为止。

     刘嘉裕对着李京泽的背影喊,你这条命是他救的!你他妈好好对他,别让他……别让他再成一条流浪狗了!

     别抛下他,别遗弃他,别让他再流浪了……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