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7

      多谢各位太太的支持推荐还有小心心❤,这两天我一个写贝盖的博主,居然随手乱写段豆鬼骗了不少豆鬼女孩的赞\(≧▽≦)/,还新添了11条关注,老夫居然也有今天!
      最后,天下邪教是一家,邪教有西瓜🍉 ………………………………正文分割线………………………           
八月的重庆热的宛如人间炼狱,比赛间隙周延得了几天空,一头扎回重庆。小别胜新婚,这句从古至今经无数前人总结出的金科玉律不是没道理的,就比如现在,周延在厨房做饭,李京泽在厨房“吃饭”。    
    “不要闹!”周延的耳朵被舔舐的发红,“老子在弄饭!”有些柔软的声音虚张声势中偷着一股欲拒还迎的暧昧。  
     “嗯,你弄你的我吃我的。”唔,肩膀好像也挺好吃的。      

    “操你妈,你把老子切的葱花扫到地上做撒子!”    

   “操我妈干啥,操我就行了。”今天这皮带怎么这么难解!  

     所以谁说吃饭一定要在餐厅呢?厨房的流理台不就是最好的就餐地点吗?   

    激情一直燃烧到傍晚,两人都大汗淋漓精疲力尽,冲完澡刚准备出去吃个正经晚饭,门铃突然响了,透过视频,李父李母出现在大门外侧。李京泽这才想起来,之前爸妈说今天要来C市看他,顺便视察C市分公司工作。结果早上说天气问题导致航班取消,可能要明天才能到的,没想到还是今天到了。周延做贼心虚,恨不得躲到衣橱里面,李京泽恨铁不成钢的扯住他袖子,躲什么,真他妈偷情啊!头朝沙发一偏示意他坐到沙发上,自己去开门。

      李父李母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周延,尤其是李母,眼神扫过周延左手时不动声色的眯了一下。李京泽想带二老去吃地道的川菜,李父摆摆手说算了,前几天检查说心脏不太好,医生不让吃太油腻,就在家里吃吧。周延又到厨房里忙活起来,做了几个清淡的小菜,除了李父在为和周延的久别重逢感慨万分以外,其他三个人吃的各怀心思。   

     尴尬的一餐终于结束了,周延刚想找个理由赶紧离开,就被李父拉着一顿猛唠嗑。  

      “小延结婚了吗?”                          “还没有。”   
     “要抓紧啊,你可不小了。”          “好的。”   
     “有对象了吗?”                              “嗯……算有吧”       
     “那可要好好待对方啊。”              “好的。”   
     “我们要在c市待几天,你把你对象带来给我们看看吧。”        
     “好……噗”一口茶水差点喷到李父身上,“这个,这个不太方便吧。老子,呸!我和他刚处不久,还没到见家人的地步。”周延吓得呼吸节奏都乱了。
   
      好一番你来我往的太极推手,直看的李京泽眼晕,终于抽个空子把周延送出门。接下来几天周延自是不敢再去李家,李京泽也忙的焦头烂额没功夫找他,D1地块出了大乱子。

     在当初C市公开招标的时候,沿江改造项目只要求开发商做好公共设施,市政道路管网建设,还有CBD核心区的打造。可刘嘉裕转让出的D1地块还多覆盖一项——CBD核心区需在政府扶持下完成自主招商,并在5年内自持50%以上产业!    

     王八蛋!在这儿等着老子呢!李京泽第一次感到吃了哑巴亏。对李京泽来说,沿江改造项目是在c市一炮打响的关键,所以只要刘嘉裕放出转让其中一块地的消息,他定会上钩。5年自持50%产业,且不说日后如何光景,单就需要垫入的资金量就不是现在的李京泽负担得起的,这摆明了是一个瓮,还没等刘嘉裕请,他就兴高采烈的一头扎进去了。             

     那现在要怎么从瓮里出来呢?李京泽看着瓮里的烫手山芋皱着眉头。

      周延晚上还在以前驻唱的酒吧工作。过惯了苦日子,哪怕现在好日子就在前方笑嘻嘻向他招手,也总觉着不实在。钱嘛要拿到手上沉沉的一打,飘散着油墨香或是烟火气儿才算实实在在属于自己。

      今晚来和周延合影的人很多,送来的小费也很多,周延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慢慢火起来了。唱完一首炒气氛的歌下台,有人送来一杯酒,轻声说周先生歌唱的真好,我们老板想和你交个朋友,赏个脸?顺着来人的眼神,周延看向酒吧VIP区。

      刘嘉裕歪坐在沙发上,左手环过沙发扶手,右手端着一杯伏特加,痞痞的微笑举杯示意。

      周延,你好。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