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6

        刘嘉裕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荤素不忌,男女通吃,身边的小嫩模,小明星换的比鞋还快。现在让李京泽约周延出来玩,怎么玩?!

       拳头攥紧又松开,李京泽最后只能摸出一颗烟,“刘总这就为难我了,我们小时候关系不错,可那都是往事了。现在嘛……不算熟悉。”

      闻言刘嘉裕眼睛眯成一条缝,压低身子凑上来,啪嗒一声点燃打火机给李京泽点烟。

      “事在人为”火苗腾腾燃烧,照亮了刘嘉裕眼中的星星点点,“听说兄弟昨天就到北京了,不知道昨晚住在哪儿呢?”

      他嘴角勾画出一丝很有意思的弧度,势在必得。

      小组淘汰赛4进3,潘玮柏组的鬼卞被淘汰了,用vava的话说,对鬼卞是种解脱。

      鬼卞和豆芽之间的事,相熟的多半都知道点儿。没人知道他们是几时开始的,只知道录《甜葡萄 红眼睛》的时候,两人经常一起失踪,再一起出现。豆芽是情场老手了,面不改色心不跳,转身就去和谢锐韬勾肩搭背。可怜鬼卞一个人民教师,沙坪坝森林小学校草,一向以衣冠禽兽自诩,却阴沟里翻船,三观都毁了。

       后来豆芽忘词被淘汰,也有人疑心是为了保鬼卞才故意忘词,鬼卞压力山大。他一度感觉已经痊愈的抑郁症卷土重来,一个直播背《将进酒》的语文老师,居然连自己写的词都背不住。潘帅像是通达了悟一般,替他结束了这场痛苦的修行。

       走之前周延带鬼卞去酒吧散心,当作践行。

       酒过三巡,鬼卞有些醉意,一向低沉性感的嗓音也染上些沙哑。“其实这样最好,”暧昧的灯光下他半捂着脸,像在抑制某种即将蓬勃而出的情感。“玩玩是最好的,本来就不可能有未来,何必牵扯太深。”松开双手,似乎在笑,眼中却有晶莹的水汽在累积。 “有些游戏我玩不起就认输,盖哥,我挺可笑吧?”

       可笑吗?是挺可笑的。

       回到c市,李京泽立马召开一个高层会议,会议主题有二:1
,D1 地块谈不拢,基本无望。2,加强各方面监管,小心被人抓住错漏打击报复。高层面面相觑,不懂这大公子去趟北京怎么就惹出这莫名其妙的祸事。

       只是这祸事再三防范也没来,反倒是刘嘉裕反其道而行之,派人来和李京泽商量D1地块的转让事宜。

       刘嘉裕给李京泽发了条信息:

        “玩归玩,生意归生意,兄弟拎的清。原基础上加10%,多的不谈。”
      
        反复研究合同没见着什么猫腻,怎么回事?自己小人之心啦?最终高层开会讨论出结果——干这一票!

        另一头,刘洲制作的《火锅底料》正式推出,到底是成熟的音乐人和团队,出手就知道章法不俗,和周延这种野路子莫名契合。画面上周延笑的像个一夜暴富的拆迁户,屏幕外刘嘉裕瘫坐在沙发上,眼神幽深。 他左手搂着一个大胸妹,右手比枪状,朝着屏幕上的周延——

                                          
         啪!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