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4 5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周延在之后很长时间,时常想到这个问题。

       初春的午夜,室外春寒料峭,室内灯光昏暗。

       一上一下,透过昏暗的灯光,他们彼此看进对方的眼睛。周延又一次在李京泽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知道,劫到了。

       李京泽呼吸渐重,他的伤重吗?会不会弄疼他?他会反抗吗?如果反抗怎么办?狩猎进行一半,狼竟然分心了,看来他不是个好猎手。

       不过没关系,好猎手是懂得设圈套的。

       “还记得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吗?”李京泽的眼睛直视着周延的眼睛,毫不退让。

       窗外风卷起灰尘抛起又落下,窗内激情随着时间一丝一毫消耗。突然,周延闭上了眼睛,他认了!狩猎结束,接下来是享用时间,空气里的情欲陡然燃烧起来……

        夜还很长……

        周延走的时候,李京泽塞了一个小遥控在他手里。这小玩意可以控制房子里所有电器设备,甚至是开门。

       “rnm玩真的啊。”周延眉毛挑的厉害。

       真的?从来就没假过好吗!李京泽拽过周延按在沙发上,再次验证了自己的诚意。

       同居的日子总体来说很快乐。

       周延厨艺不错尤善川菜,曾认真考虑过,等唱不动了就开家小饭馆,自己掌勺。李京泽自幼挑食,小时候吃碗饭总要保姆追着喂,还得不停夸,“贝贝最棒了,来,吃口青菜”,久而久之多了个小名——贝贝。对川菜他不是完全适应,但周延做的他总是捧场;周延看在眼里,默默减少辣椒和花椒的用量,谁说他们不合适呢。

      不合适的时间是晚上。

      周延要去酒吧驻唱,李京泽嫌骚扰他的女人太多,吃味的不让他去。周延耐着性子哄半天,只换来李京泽一句霸气的“我养你”,呵!真是小孩子气!他盖爷还要谁来养啊,一记脸红心跳的深吻后,周延捞起外套快步逃跑,边跑边挥手:

     “劳资可不好养啊!”

      徒留李京泽气结,干脆把要竞标的项目再研究一遍。公司高层也气结,都晚上十点了还开什么视频会议啊!

      四月,天气越来越温暖,李京泽自作主张给周延请了几天假,带他去加州,16岁后李京泽生活的地方。

      当年李母不顾李京泽的反对,强行把他送到加州留学。初来乍到的亚裔小个子,很符合校园霸凌受害者的条件,只可惜,他没按照剧本来。不管在哪,学习好,打架不要命,有颜多金的学生总能交好运。除了总在午夜梦回时想念周延以外,他过得顺风顺水。

      他们逛了李京泽读书的学校,吃了他以前常吃的那家店,见了他曾经的室友。室友知道周延和李京泽的关系后,大惊失色——原来你就是梦话里常提到的“延延哥哥”啊!

      加州很大,很富,对同性恋很友好。

      临行的前一天,他们在海滩边上参加了一对同性恋人的婚礼。在新人交换戒指的一刻,李京泽从怀里掏出一个戒盒,里面是一枚蓝宝石戒指。他不动声色的抓过周延的手,轻轻为他套上,周延想摘转脸一看李京泽脸黑了一半。

      算了,劳资就先不嫌小吧。

开长篇坑自己啊,挖的坑要填,又要开新坑。本来就没多少人看还被系统删减小心心,心好累……想问问大家,是不是不喜欢故事设定?还是不喜欢长篇?真想就这么萎了,唉!

…………………………………………正文分割线………………………………………
      
        从美国回来,两人的工作都变得更加繁忙。

        周延接到一个叫《中国有西瓜》的节目邀请,去北京参加比赛,顺利进了复赛。李京泽主持的竞标项目到了关键一轮,主要竞争对手是一家名头响亮的地方企业,他不敢掉以轻心。这个项目对重庆分公司意义重大,不容有失。

       最后结果一喜一悲。

       周延被刘洲相中签约,李京泽没能拿下这个项目。

       借着公务出差之机,李京泽来北京和周延吃了顿饭,顺便厮混了一整夜。周延气的骂娘,说你个哈麻批打飞的来泄欲啊!李京泽动作更大了,“哪儿能啊,爸爸这是帮你减压,宝贝儿!”

       好在房间隔音效果出众,旁边房间住着的杰尼只听着一夜骚动,第二天肿着眼睛问盖,房间是不是进耗子了?

       是!进了一只来偷嘴的大耗子!

       李京泽的公务,是在一家私密会所见一个叫刘嘉裕的人。

       刘嘉裕,c市主管城建的刘副市长的独子,这次中标的企业实际上的控制人。其人喜好声色犬马,特别是夜场和射击,少年时得过青运会十米气步枪冠军,绰号“弹壳”。

      就比如现在,李京泽在门口等好一会儿,他在屋里自顾自和两个嫩模“玩”的欢。经人“提醒”刘嘉裕终于把李京泽请了进来,朝李京泽的方向举杯酒示意,算是打了招呼,眼睛一刻都没离开台前的表演。

      “李总对沿江改造很有兴趣啊?”刘嘉裕挥挥手,两个嫩模知趣退下了。

      “全国做开发的应该没有人会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吧。”

      “哈哈!爽快,说吧来找我干嘛?”

      “听说刘总打算把沿江改造项目中的D1地块转让出来,我们对这块地很有兴趣。”谈判开始了,李京泽准备拿出准备好的资料。

      “不用了”刘嘉裕点了根烟,烟从咽喉进入到肺部,悠哉悠哉转一圈再原路返回,升腾成一个圈。

      “你们公司实力我清楚,我只有一个要求,”刘嘉裕放下二郎腿,向沙发一靠。

      “帮我约周延玩玩。”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