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

瞎写瞎看,偶尔写写感想,不用特别关注

贝盖 流年1

李京泽偷摸寻着个能看清台上又不太显眼的卡座,好整以暇的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上,半歪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台上的人。
啧,怎么又瘦了。

在人性最大程度解禁的地界,一个有颜又没伴的单身男人自然是猎艳的首选目标。面对一波又一波丰乳翘臀,李京泽早有准备,大咧咧扯出自己的领带,不好意思啦姐妹们,紫色!都懂得吧。
这儿又不是gay吧,你来干嘛?终于碰上个有个不死心的。
是,可我男人在这儿啊。李京泽下巴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弧线的另一端,台上的周延后背猛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你娃儿刚才是不是说我坏话喽?周延下台休息,首先来李京泽这儿兴师问罪。李京泽倒也坦白,“我说你是我男人。”当然下一秒他就明白坦白不是什么好事,猫腰躲过周延的拳头,一个闪身躲到沙发尽头,急忙解释到“不这么说重庆的妞儿能把我活吞了!我专程来给你捧场,你特么就当当我的箭靶子怎么啦?”

“说吧,你个哈批不在上海好好呆着来重庆干嘛?”周延收回蓄势待发的拳头。“刚不说了嘛,专程打飞的来给你捧场……唉别走啊!好啦老爷子把重庆的业务交给我来做了。”李京泽双手交叉相握故作深沉“诶,叫声李总听听。”
“你个崽儿当真耍长咯!跟谁诶呢,还不叫哥。”周延作势欲打,李京泽反应极快一手抓住周延虚出的拳头,一手按住周延的左肩,腾的站起来。

“你不是我哥。”李京泽一改刚才的吊儿郎当,眸子里仿佛闪着火光。

酒吧的灯光大概是世间最特别的发明,昏暗却能让你看清每个人内心潜藏的欲望。就像此刻,明明李京泽逆着光站在周延面前,周延却清晰看见年轻人身躯里向外散发的五颜六色的荷尔蒙,还有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眸里自己的倒影。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周延的优点不多,但很实用,比如想不明白的事就不难为自己。他们有段时间没见了,何必在一句听不懂的话上浪费时间,兄弟间有什么事不能用酒解决呢?

周延不善酒,但李京泽对酒更胆寒。明明早前还在酒吧里和周延推杯换盏,下一秒他却出现在一个幽暗的巷弄里和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纠缠在一起。天有些冷他却很热,热量随着肢体的交接相互传染,他把对方压在身下发狠却又小心的啃咬他的耳朵,身下之人迎合着他的身体发出稀碎的吟哦。一撮月光不小心打扰了这一切,他终于看清了对方……

“懒猪起床,懒猪起床……”
李京泽换下宿醉后黏腻的衬衫和被jingye弄脏的裤子,冲了个冷水澡。水流从他的头顶滑落到肌肉紧实的胸部,像一条有志气的河流在他身上开凿出属于自己的线路,最终回归到地下。昂起头,让水流铺满脸上的每一寸,这样他似乎能暂时忘却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却在关掉花洒的那一刻,被打回原形。

那张脸,是周延。

评论(9)

热度(40)